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恐怖广播第一百二十章狗血

2020年01月02日 栏目:网络

恐怖广播 第一百二十章 狗血深夜里,苏白就这么一个人沿着河边往下游走,他走得速度不是很快,因为身上有伤,大概走了三个多小时后,他身上的

恐怖广播 第一百二十章 狗血

深夜里,苏白就这么一个人沿着河边往下游走,他走得速度不是很快,因为身上有伤,大概走了三个多小时后,他身上的伤也基本上愈合了七七八八,但是这也抽去了他体内的几乎全部气力,终于,走不动了,靠着河边的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河边晚上蚊虫这类的比较多,不过苏白并不招蚊虫,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连蚊虫的叨扰都没有,反而显得格外的孤寂。

苏白不害怕孤独,他早就习惯了孤独;

自从自己父母离开后,他一直在忍受并且习惯着这种感觉。

撩起一些河水,送入自己干裂的嘴边,河水带着点土腥味,勉强喝了几口后,苏白双臂撑开,伸了个懒腰,作势准备站起来,却因为后续乏力,没能成功。

和嘉措的一番拼杀,几乎是榨干了苏白的所有气力,不过苏白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他现在已经不想自己是不是还在发病期了,其实很久以前,刚开始成立杀人俱乐部第一次杀人时,苏白就清楚地意识到,杀人时的自己,或许才是真正的自己。

深吸一口气,重重地吐了出来;

苏白不知道那个小家伙顺流而下漂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再找到。

算了,不找了,那家伙刚出生第一天就能在水缸里很惬意的游泳,肯定淹死不了。

苏白闭上了眼,直接开始休息。

这一夜,苏白就躺在河边睡过去了,等到晨曦初现,露水凝聚,带着点雾蒙蒙的感觉,一条渔船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清代的时候,人口还没到后世那种大爆炸的时期,而且这里也不是古代的什么重镇名城,人口本就不是很稠密,基本上离开了县城往外,也就一些零零散散的村落了。

所以这一夜,苏白睡得倒是很安稳。

“喂,小伙子,你怎么了?”渔船上站着一个老翁,老翁发须皆白,撑着长杆,对着躺在岸边,已经有半截身体被涨起来的河水浸泡着的苏白喊着话。

苏白睁开了眼,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极度饥饿的感觉,不过也没有直接过去把老渔夫给抓起来吸血补充自己。

他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然后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方向,选择向着县城的方向重新走回去。

其实,苏白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能再往外多走了,恐怖广播也不可能允许自己距离故事发生的地点太远,更不会允许自己去环游世界,一旦自己再一意孤行地远离县城,可能各种意外的惩罚就会出现,这是听众和恐怖广播之间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

然而,就在这时,老翁的船里忽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苏白身体一颤,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了那条渔船。

老翁这时候赶忙俯身进了渔船,然后把孩子抱出来在船头哄着。

“哦哦哦,乖,不闹,哦哦哦,不哭不哭。”

看见那个孩子的第一眼,苏白就清楚,这就是那只狐狸生下的小家伙,小家伙似乎也是感应到了苏白就在他附近,挣扎着想要从老翁怀里出来,扭头看见了站在河边的苏白,双手撑开,求抱抱。

苏白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什么。

老翁很是溺爱地把孩子用布给包裹起来,“别动别动,乖,小心着凉了,可怜的孩子。”

“老先生,能带我一程么?”苏白问道。

老翁看了看苏白身上明显带着血渍且很是破损的衣服,倒是没多少犹豫,直接点头道:“成,上来吧。”

话毕,老翁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撑着杆儿,把小渔船拉近了岸边。

苏白跳上了船,小家伙高兴坏了,直接从老翁怀里扑了出来,被苏白接住。

“呵呵,他喜欢你。”老翁看到这一幕,慈祥地笑了。

苏白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小家伙正用自己的额头不停地蹭着苏白,很是亲昵,就连苏白自己都不清楚,这小东西为什么就对自己那么亲;

或许,其实现在更不清楚的是和尚他们,他们不明白既然苏白不吃他,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地保护这个孩子。

孩子刚生下来时,赤子之心还没受到尘世玷污,所以有时候他的那种本能感觉很是灵敏。

“去哪里啊,后生。”

苏白笑了笑,“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和这个孩子这么亲?也不问问我这身衣服?”

老翁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仔细端详了一下苏白,确认道:

“没什么好问的,这孩子是我在河中捡来的,之前,应该是你带的,孩子聪明,记的人,这是好事儿。”老翁避重就轻地说了句。

“这么说,你不打算把他还给我了?”

“后生,我观你命中注定……咳咳……”老翁似乎觉得自己本打算说的话太过于直接,转而问道:“后生,敢问家中二老安在否?”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苏白自然清楚老翁要说的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自己命里注定孤生,自己父母双亡就是很好的诠释,而这个孩子,自己也带不出这个故事世界,他继续待在自己身边,等到自己任务完成后,直接会被恐怖广播传送离开,这孩子,到时候又是只剩下了一个人。

“嗯。”老翁应了一下,看着苏白,“所以,这孩子跟着老夫,才是最好的归宿,老夫会好好带他的。”

“你个老家伙自己还能活几年?”苏白笑骂道。

老翁也不生气,屈指算了算,回答道:“老夫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只知道老夫今年已经一百二十岁有余。”

听到这句话,苏白愣了一下,本以为老头只是一个门外汉的道士,会看看面相,懂点手脚功夫,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道家真人。

还真有点深藏不露的意思。

苏白直接伸手去抓老翁的脖子,老翁没动,任由苏白捏住了自己的脖子。

“你拿什么证明你的岁数?”

苏白手指并没有发力,就这么平静地看着老翁。

老翁摇了摇头,“老夫自己也不知道,因为老夫这一把年纪,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苏白松开手,“不能证明的话,这孩子,不能给你。”

虽说老翁把孩子从河中捡起来没直接吃掉,可能真的是心存善念,也可能是看不出孩子的底细以及吃了他的好处,但是如果以后孩子遇到一些什么真正懂门道的人怎么办?

苏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刻意地去思考这个孩子的未来安全,他和这个故事世界的联系,也仅仅是任务结束之后就会断绝,这个故事世界也将永远和自己没有关系,而且在之前的经历之中,苏白也都只是把这一个个故事世界里的人当作NPC来看待,并不带多少感情,也不把他们当人看。

老翁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证明,比如,你身上斑驳的气息,明显是一具僵尸,但是还带着其他的气息,比如活人的,还有老夫从来没有见过的。”

苏白看了老翁一眼,没说话。

老翁的手伸出来,放在了苏白的肩膀上。

“小伙子,你应该是魔道中人吧?你这修炼功法,太霸道了,也容易榨干自己的生命潜力,和老夫的理念很是不匹配。”

“有屁快放。”苏白显得有些不耐烦。

老翁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给了苏白,“老夫这里有一枚自己炼制的绵延丹,可调和身体气机,就送你了。”

苏白把盒子打开,看见一颗淡蓝的丹药,他不怕老翁在丹药里下毒,毕竟自己的体质,想要靠下毒毒死自己,很难很难,听说过僵尸被毒死的么?

捏起丹药,苏白送入了自己口中,丹药入口即化,就像是棉花糖一样,这让苏白有些意外,紧接着,苏白感受到一股中正祥和的气息涌入自己的体内,自己的吸血鬼血统和僵尸血统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仿佛温顺的小猫咪,这对于自己安养血统和切换血统来说,起到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等到苏白再抬起头看向老翁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河边,而那艘渔船,却已经渐行渐远,船上像是还有一个孩子正在呼喊着他。

苏白再看向自己脚下,正是自己刚刚睡觉的地方,自己根本就没上船么?

“主线任务1已完成,现在颁布主线任务2…………”

脑海中传来恐怖广播的声音,苏白忽然无声地笑了:

“你也是真够老土的,弄了出做完任务后让老爷爷来送丹药作为奖励的一出,你所追求和所想要的故事性,难道就是这种狗血么?这样子,也太无聊了吧。”

然而,很快,苏白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主线任务2的内容已经被公布出来:

“主线任务2:把婴儿带回妖穴!

任务期限:30天。

任务奖励在任务完成后公布!

任务失败,扣除3000故事点,故事点不足者,当即抹杀!”

站在河边的苏白,看着前方已经没了影的渔船,

于风中,

有些凌乱。(未完待续。)

上海市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柏乡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银川专治癫痫病医院
梅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医院宁夏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