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天衣圣手第七十五章懒人傻福

2020年01月01日 栏目:网络

天衣圣手 第七十五章 懒人傻福这是一瓶拓脉培灵丹,专门用于开拓人体灵脉的丹药。一瓶十粒,都是品阶上乘的好丹。杨澈、杨破在时,也曾想

天衣圣手 第七十五章 懒人傻福

这是一瓶拓脉培灵丹,专门用于开拓人体灵脉的丹药。一瓶十粒,都是品阶上乘的好丹。

杨澈、杨破在时,也曾想方设法为杨哲谋求此丹,却是一丹难求。能找到炼丹师帮忙炼制,但是得自己准备炼丹材料。拓脉培灵丹的原材料之一是五十级以上灵兽的内丹。这种高级材料,根本不是近年的半月杨氏所能获取的。能弄到此等级别内丹的高手,也绝不会拿此丹出来换金币,要换也是换玄灵石、玄灵晶。

现在,炼器公会却给杨哲配备了一瓶!整整十粒!

杨哲知道,这都是恩师顾畅永的面子。他的海水分离法,功劳再大,那也是金钱交易,炼器公会犯不着拿此等好丹来笼络他一个普普通通的炼器师。

一粒丹药下肚,杨哲一手握住一枚玄灵晶,微闭了眼,躺倒,开始修炼。

老韶被杨哲奇葩的修炼方式给气得胡子翘了又翘。“你这是修炼呢?你这是在偷懒睡觉吧!”

杨哲没说话,他已经进入了修炼状态。用事实证明,自己其实是在修炼,同时,睡觉。

“真是懒人有傻福!”老韶叹了口气,感叹一声。谁修炼不是辛苦打坐累个半死?杨哲倒好,直接睡了!

老韶打出一道玄力。玄力冲入杨哲的经脉之中,催发丹药药力。药力在杨哲体内流转,温和地滋养着杨哲那脆弱细微的灵脉。

犹如受到了阳光雨露的幼苗,杨哲的灵脉慢慢滋长,缓慢壮大。

在这过程中,对灵力的消耗极大。

才炼化了四粒拓脉培灵丹,杨哲那两枚玄灵晶就用完了。他毫不紧张,又摸出了两枚,继续炼化。

老顾和老韶看了,不由叹服。

老韶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杨家不愧是兴旺一时的大世家!”

老顾摇头说:“不可能!这不可能是杨家的家底!若是,早该被杨破用了,哪里轮得到他?”

二老再看杨哲的目光,就变得充满了考究了意味。

“顾老,你这小徒弟,只怕不简单呢!”老韶艳羡到。能弄到玄灵晶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老顾没有谦虚。他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点了点头。“若是他能一直弄到玄灵晶,将来的成就一定会超过我!他那两个师兄,远不如他!”

修炼,需要天赋和资源,但终究是要靠资源。

老顾想到了自己那两个已经自立门户的徒弟。这二人虽说早已富甲一方,但若说想弄玄灵晶,还得托老顾的门路。

然而,眼前这个小徒弟,只不过是他一时怜惜杨氏一脉的炼器成就,怕杨氏炼器秘笈就此消失,才收的。原本他并没有对杨哲抱什么希望,只望他一生平安,能把杨家炼器秘笈顺利传到下一代便好,现在看来,也许,这位恐怕会成为他今生最大的骄傲!

又想到衡钧致与杨哲的决斗之约,老顾的心有揪了起来。他的三个儿子都死在了决斗台上,他真害怕杨哲会步他们的后尘。

“老韶,那决斗……”老顾还是把自己内心的担忧说了出来。

老韶却丝毫不担心,他笑道:“顾老,您多虑了。我观杨哲信心百倍,应当是已经有了对策。”

老顾还是担心。“就怕他不懂世间险恶,盲目自负!”

“顾老,你看杨哲像是自负自大之人吗?人家才十六岁,刚刚接手一个烂摊子,一月时间,就把糜烂的半月岛搞得风生水起,连玄灵晶此等珍贵之宝,也弄到了手!顾老,您这个徒弟,不是普通人!我观他面相,富贵逼人,绝不是早夭之相。”

二老说这些话时,杨哲就在他们面前。但杨哲已经进入了深层冥想状态,对外界一无所知。

三天时间,转瞬即至。

因为刚开学,大家都还很放松,有的是闲暇时间和精力。杨哲和衡钧致的决斗一下就吸引住了天南学院师生。

决斗场人山人海,摩肩接踵。座位上、过道上,全都挤满了。

因为是赌斗,依照惯例,学校师生都可以跟注!杨哲和衡钧致的决斗结果又显得那么明显,哪怕平时赌性不重的人,也都跑来跟风,纷纷压衡钧致胜。

只有杨哲的好友们,给杨哲压了个友情注。

天衣师九品班的小萝莉们被挤在人海之中,都要哭了。她们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看到杨哲哥哥了!

阳舒、杭秋莲、蒙紫婷、薛倩雪、颜星等人无不面带悲戚,怀着永别离的悲痛心情,在台下期待着奇迹发生。

衡钧致一上台,就刷刷刷地挥舞了几下他的玄剑。那是一柄雪亮的七品玄剑,能轻易割破40级的厚牛皮,削斩秘钢、赤铜这类金属,犹如削泥剁豆腐。

“好!”台下观众们一片欢叫!

杨哲随后上台。

“噫——哈哈哈——”台下观众片喝完倒彩后,就大笑起来。

压注了衡钧致胜的人已经在盘算自己能从杨哲的一千万赌金中分润多少金币了!

“呜呜——”岳淳忍不住哭了起来。

“杨哲,你个大笨蛋!”秋盈儿跺脚骂了一句。

阳舒、杭秋莲,甚至老顾和老韶,都把眉头皱了起来。

杨哲手里提的,分明一柄砰砰枪!而且,枪筒比传统的砰砰枪短了一大截,只有半尺长。枪托倒是复杂了不少。但是,那有什么用?

砰砰枪打绝脉者,打静止物体,一打一个准。

打剑玄系的玄士?怎么可能打得中!衡钧致又不傻,他会跑!他还有剑,他的剑能轻易格挡开砰砰枪的子弹;就算没能格挡开,他身上还穿着铠甲呢!砰砰枪的子弹,不可能穿透铠甲的,哪怕是最劣质的铠甲!衡钧致穿的,可是黑铁铠甲呢!那是八品铠甲!并不是不入流的劣质铠甲!

杨哲不仅武器选了早几千年就淘汰掉了的砰砰枪,而且穿了一身皮甲!而且,那并不是最好的皮甲,只是很寻常的皮甲套装而已!与衡钧致的黑铁铠甲一比,防御又差了一大截!

“顾老,听说杨哲是您的弟子?您就这么相信他?”炼器系系长程鹏奇坐在主席台上,也觉得不可思议。杨哲的装备太差了!

老顾冷哼了一声。他当然有钱有能力给杨哲配备最好的装备和武器,可是,杨哲不要,他有什么办法?

恍惚自己,老顾想起了自己已故的儿子们,当初,他们也是这般骄傲自负。

老顾不由一阵心悸,越看越觉得台上的杨哲,与自己儿子们是那么相像。有那么一刹那,他想冲上台去,把那小子给拖下来。

荔湾区妇幼保健院
河源市源城区人民医院
郴州牛皮癣怎么治
金华牛皮癣治疗方法
潍坊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