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一百六十二章敲打

2020年01月01日 栏目:网络

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一百六十二章敲打自从那日魏冰失控的发怒令魏婉吓得走人已经三日了,这三日除了一些女婢端上饭菜外,魏冰想要出去走走都被人

重生之遇到忠犬 第一百六十二章敲打

自从那日魏冰失控的发怒令魏婉吓得走人已经三日了,这三日除了一些女婢端上饭菜外,魏冰想要出去走走都被人关押院子内,并不允许她四处走动。

被这种软禁般的待遇魏冰并没有什么办法,在魏府内宅都由母亲说了算,而现在母亲现在很明显是放弃了她,想到此她的胸口一阵烦闷,感觉脑袋似乎又要被嫉妒掌控思维的时候,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跑到窗户那,打开窗户,让自己深呼吸调整。

就在此刻房门被人嘭的一声踢开了。

进门的正是魏晴,她不知道和身后的人说了什么,那些人全部退到了屋子外等候,而她将房门轻轻的带上。

魏冰见到魏晴的时候,那种强烈的愤怒又猛烈的出现,这次比任何时候都要不受控制,魏冰不得不手掐着木窗以防自己的手下一刻出现在别人的脸上。

魏晴见魏冰不做声望着自己,她笑了一声,有趣了啊大姐,“大姐,几日不见,你可真是憔悴了不少。这样子肖王爷还看得上你吗?哦,做妹妹的真健忘,姐姐已经被肖王爷退婚了。”

魏冰闭上眼睛不去看魏晴,肩膀抖动着,肖青她曾经的未婚夫,就在前些日子为了眼前的四妹丢出此生非她不娶,然后强行与自己退婚。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从未见过的小妹为何要这般厌恶她,但是该死的,她现在嫉妒着对方拥有的一切,而这些嫉妒全部转换成了愤怒。

“啊忘记了,大姐你还记得你前些日子落水,是王将军家的继子救了你吗?母亲可是将你许给了他,据说他家里已经有了一房正妻,姐姐你过去了可以直接做母亲了。”魏晴继续讽刺着,她不信魏冰这个要强的女人还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啊!”

“给我滚!”

“救命,大姐疯了!”

“嘭!”

“四小姐发生什么事了?”“来人啊,大小姐疯了。”

魏冰被几个婢女困住双臂强行按在地上的时候。她还死死盯着缩在别人怀里的魏晴,甚至张着嘴怒骂对方,完全没了以往的教养。

魏夫人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大女儿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被人压制着乱吼乱叫。她倍感丢人的吩咐人去门外看着,别让其他外人随意进来,毕竟这关于魏家的名声。

“到底怎么回事?”魏夫人坐上了椅子,她看着底下的两个女儿,一个是亲自带大的。一个是刚刚接回家的。

按道理她自然偏向亲自带大的大女儿,但是不得不说,最近的几场交锋令她太失望了,自己一手栽培的人,居然连一个养在外面的孩子都不如,可是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完全放弃这个孩子。

这几日冷静了她,也是让她好好反省。哪知道今日来看她,却是看到这么一副好戏。

魏冰还是头脑发热的状态,她根本注意不到其他人。只有跪在边上的魏晴令她整个人都不舒服,她还在不停的辱骂。

魏夫人见此景闭上了双眼,背部往后的软垫上靠上,而身边的人见到这个情况,立马明白了主子的意思,当下一个将魏冰的脸颊捏住,两个巴掌甩了上去。

被打懵了的魏冰慢慢眨着眼睛清醒过来,她看着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人,以及因为被人强制往后擒住的胳膊带来的酸痛感,她又发狂了?该死的。自己到底怎么回事,简直有一段时间就像被人抢走了身体一样,根本没有任何记忆。

“清醒了?就好好说话,魏家的人嘴巴可不是没有经过脑子就开口的。如果你还不知道怎么说话,嚒嚒们知道该怎么教你说话。”魏夫人对着魏冰说着话,声音清冷带着疏离。

魏冰抿着嘴,她知道这次的意外怕是令母亲大人彻底厌恶她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母亲,之前是我孽障了。还请母亲您不要因为我这样的孽障气坏了身体。”

“说说之前是怎么回事吧。”魏夫人声音还是平平淡淡的,听不出她的想法。

“母亲还请不要责怪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出现在姐姐面前,平白的惹怒她。”魏晴连忙口头道歉,她心底却是不屑的,等她成为了肖王爷的正妻,到时候谁摆架子还真说不定了。

“多嘴!我问你了吗?”魏夫人却是猛的睁开眼睛,眼底的冷意直射进自己的小女儿,心大了没事,但是不受控制那就该好好的敲打,免得忘记是谁给了她一切。

“对不起母亲,我错了。”

魏冰见到魏晴怂样,心底的怨气倒是少了几分,她心底组织了下语言,知晓自己现在不管说什么事母亲都见不得会高兴,“先前生病尚未恢复,做了噩梦,妹妹正好进门,以为是梦里的恶鬼,吓了一跳,惹母亲担心了。”

魏夫人听到这话嘴角稍微有了点弧度,还不算没得救,“那就好好疗养,不然到时候嫁入肖府,过了病气可不好。”

魏夫人此言将魏冰与魏晴二人同时抬起头望着他,二人皆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母亲,肖王爷不是只求娶了我一人?”魏晴实在不能相信这句话,肖青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诺千金,而且答应好自己的事情,怎么会说话不算话。

“晴儿的规矩该重新好好教导了,这不问自答的毛病真该好好的改改,今日起就回房好好学习规矩,免得真以为自己是外面的孩子。”魏夫人手上的念珠转个不停,不听话的孩子就该好好的敲打下,真以为一个男人的话就可以当成她背弃家族的筹码了?

真是天真的年纪,初生牛犊不怕虎。

魏晴不得不回答是,她听出了魏夫人的意思,无非是担心她忘记自己是魏府的人,既然如此,早干嘛去了,将她丢弃在外面抚养到及第才接回家,若不是自己有些奇遇,她现在说不定就是一个处处招人嘲笑的女人。

“其他人都退下吧,冰儿你留下给母亲锤锤腿。”(未完待续。)

深圳博爱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深圳肛肠医院
干细胞—美容和性保健领域的最强音
安徽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汕头泌尿科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