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正牌辅助装置 第264章 穷途末路(一)

2019年10月10日 栏目:汽车

正牌辅助装置 第264章 穷途末路(一)吉格列特并不清楚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仿佛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正常了,于是他跟许多人一样纷

正牌辅助装置 第264章 穷途末路(一)

吉格列特并不清楚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仿佛突然之间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正常了,于是他跟许多人一样纷纷陷入了震惊与愕然之中,呆立在原地用瞠目结舌的表情傻乎乎地看着事情在眼前不断地上演和展开,却忘记了对此做出应对。直到血肉模糊的马赛克伴随着无比凄厉的惨叫在不远处漫天四散飞舞开来,新兵这才狠狠打了一个哆嗦,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影院里看大片、而是在面对现实。

莫名其妙的变成宛如生命力被吸光了的干尸突兀倒毙也就算了,人类怎么可能会毫无征兆地变异成块头比成年人大出一倍还要多的狰狞怪物,又不是什么末世类的科幻片!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天空中诡异的紫红色光芒裹挟着飓风狠狠袭过后,队伍里的士兵先是接二连三的倒下去了不少人,等其他人靠过去查看情况时却惊恐地发现他们全都变成了干巴巴的木乃伊;接着几个觉醒了念力可基本上也就是用来变变魔术根本不具备什么战斗能力的家伙身体好似吹气球一般迅速增大,不过他们并不是在变身成超级英雄,而是终变成了某种眼球暴突獠牙外露背部生满了尖锐倒刺的可怕怪物。

并且开始动手袭击附近的士兵。

“不要发愣,快点开火干掉那些东西!”

从吉格列特的身后传来了马奇中士洪亮的声音,和别的军官不同他并不喜欢用无线电发出指示而是更倾向于用嗓子去吼,因为他认为这样做能够提升士兵们的胆气让他们从惊慌或混乱中及时反应过来继而进入战斗状态。只不过,这一次吉格列特似乎听到在中士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颤抖,他难不成也像其他人一样方了么?

好在马奇中士的大喝声给了剩余下来的士兵们一个主心骨,众人立即下意识地朝中士靠拢过来,期间也是用火力互相掩护着展开了移动,看上去显得颇有章法。

但结果却是然并卵,那些变异了的怪物明显和锡特尼拉人的生物兵器不是一个强度的存在,真要形容的话乃是狂暴大猩猩和家养宠物猫的区别,能够应付后者的火力强度对前者完全不起任何作用,就算士兵们的战术动作做得再好也无济于事。

于是在士兵们聚拢起来的过程中,有不少人被变异怪物给抓走了,让眼看着满脸绝望的他们被撕成碎片的吉格列特禁不住渗出了满身的冷汗。

幸亏自己一直都跟在于队伍中心活动着的马奇中士身边,如果像其他人那样在外围战斗这会儿估计多半是回不来了吧。看样子接下来必须要继续待在中士的附近才行,他不仅是队伍的指挥官、又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更是一名能够凭空制造出高温火焰的念力者,跟在他身边肯定会非常安全……

等等,念力者?

吉格列特这家伙虽然是只菜鸟但某些方面的直觉却相当敏锐,只觉得自己顿时犹如掉进冰窟窿里一样差点连呼吸都做不到了,即便如此他仍旧拼命地鼓动肌肉让自己行动起来,远远地绕开马奇中士朝后方不远处的装甲车猛冲了过去。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马奇中士并没有喝止吉格列特这个乍看上去和逃跑十分相似的行为,反倒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沉默。中士的头盔面罩部分由于光线问题处于阴影之中让人看不清此刻他脸上的表情,整个人沉寂得宛如一尊石雕。

这反常的表现自然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一名离得较近的士兵立刻小心翼翼地走到马奇中士身边向他伸出手去:“中士,你怎么了?”

“危险,不要靠近他!”吉格列特见状立即惊骇欲绝地大叫着试图阻止自己的战友,当然这小子跑向装甲车的速度却一点也未曾落下,“那些怪物都是由念力者变异而来的,中士也是念力者!”

众人闻言顿时大惊失色,朝马奇中士伸手的那名士兵更是立马就僵住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手缩回去时,中士却突然主动抬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中士你听我说,真的不关我的事,是吉格列特那小子……”

这家伙的话并没有能够说完,因为马奇中士的背部护甲被什么东西从内部猛然刺破、发出了响亮且刺耳的声音,那是几根表面还在滴落着红色鲜血的尖锐倒刺;随后中士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狂生长,包裹着人类身躯的护甲顿时被撑裂成了无数碎片,连贴身的衣物也未能幸免

,很快便露出了紫红色的粗糙皮肤。

头盔作为护甲中为坚固的部分是才破裂的,而当它的耐久度变成零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则是一只和魔幻作品里的巫妖差不多的骷髅脑袋,表面覆盖着严重萎缩的肌肉,眼眶中的一对眼球布满了血丝,形象端的是无比骇人。

理所当然的,这副尊容立刻招来了附近士兵们的拼命射击,然而子弹仅仅只是在它的皮肤表面溅起了大片火花,很少有能够穿透并造成伤害的——再说就算能造成伤害,也不见得会对体型足有三米多高的怪物产生什么影响。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面前抓着自己胳膊的人突然变异成怪物更加可怕的?自然是怪物在完成变异后二话不说直接就要把你拿来当补品了。

从中士开始变异之际那名倒霉的士兵便一直在努力尝试挣脱,可对方的力量实在太大,他所有的努力均告失败,甚至连用枪打断自己的胳膊都因为装备着护甲而在短时间内做不到,终只能被完成变异的怪物提到了空中。

不过士兵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未曾胡乱蹬踏着双腿白费力气,而是丢掉打光了弹夹的步枪,掏出手雷紧紧地攥在手中,死死盯住怪物等待着对方下一步的动作。毕竟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怪物吃人时都必定会张开嘴巴,那便是士兵想要抓住的机会。

想吃人?先尝一尝手雷的味道再说吧。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周围的人甚至都没能来得及换上一个新的弹夹,变异怪物就把士兵举到面前张开了嘴巴。吉格列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张嘴巴里面已经没有了舌头,枯骨般的牙齿尖利得好似野兽,口腔内覆盖着一层血红的不知名玩意,劈头盖脸的就朝士兵的脑袋咬了过去。

然而一个易拉罐大小的卵形物体却先一步进入了怪物的口腔内部,那是被士兵启动了的手雷。很明显怪物对此没有半点防备,不仅让士兵把手雷扔进了嘴里甚至还下意识地将其咽进了肚子里面。

接着嘭的一声闷响,怪物那因为将手雷咽下而闭合的嘴巴重新打开了,从内部吐出来了少许夹杂着火焰的青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也许它打了个饱嗝?吉格列特忽然在脑海中产生出了这个无厘头的想法。

但是区区一枚手雷显然并不能让怪物吃饱,它很快便用人类根本不可能来得及做出反应的速度一口咬掉那名满脸不可置信还在发愣中的士兵的脑袋,接着连同坚固的护甲在内三口两口就把整个人给生嚼了下去。

护甲被咬碎时真的发出了传说中嘎嘣脆的声音,只可惜这并不是在做什么电视节目,周围的观众们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慢慢欣赏。原本围拢在马奇中士身边的士兵们顿时作鸟兽散,而这一回却是再没有人能够站出来阻止混乱了。

没有聚在一起集中火力的人类在面对怪物时显得相当脆弱,更何况他们还是一哄而散的转身就逃,乱糟糟的如同一窝受到惊吓的蚂蚁,结果自然方便了附近伺机而动的其它怪物的捕猎行动。

场面看起来就像是几只黄鼠狼在袭击放养于户外的一群家鸡,不断有人被怪物用爪子、舌头、黏液以及别的方式给放倒,但怪物却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进食,而是杀死捕获的倒霉蛋后继续冲向了新的目标,怎么看都像是准备将人类一打尽的样子。

吉格列特见状是真的急了,飞快地跑到装甲车旁边用力拍打着它的装甲也不管里面的人能不能听到就这么直接大声喊道:“罗恩,赶紧用车载主炮招呼那些怪物,不然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这小子该不会因为在马奇中士身边待久了所以也染上了不喜欢使用无线电的坏毛病吧?坐在车内的罗恩囧着脸扔掉了嘴角的烟头,随意地用脚踩灭后启动了头盔上的无线电以便和吉格列特进行联络。

“行了行了,你就别再咋呼了,吵得我脑袋都晕。还有下次记得用无线电联系车里的人,手拍在装甲板上不痛的吗?”

经过罗恩的提醒吉格列特总算是想起了自己还有无线电这个装备,不过虽然改用无线电联络了他的语气依旧显得非常急促:“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啦,总比脑袋被怪物啃掉要好!现在估计不光是我们其它地方的部队多半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想要活着离开这里我们只能指望你了。”

整支队伍里唯有罗恩所在的装甲车装备了定向能武器,可以有效的对锡特尼拉人的生物兵器造成伤害,那么用来对付这些变异怪物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如今因为刚才的巨变绿皮小侏儒似乎将他们的部队全都撤了回去,真正在威胁人类的仅有这几只变异怪物,只要能干掉对方便可以从容离去。

当然前提必须是能够干掉对方,否则接下来就会演变成怪物在后面追赶人类在前面逃命的经典恐怖片剧情,而且还是包括主角在内所有人全灭的那种。

“放心吧,尽管交给我。”

罗恩在说完这句话后当即操控车载主炮对准了由马奇中士变异成的骷髅脑袋的怪物,炮口闪耀起了炫目的光芒,巨大的热量让吉格列特便是隔着单兵护甲也能感受得到。

然后,还没等到罗恩将这一炮轰到正在把抓到手里的某个倒霉蛋大卸八块的怪物身上,一架战斗机便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呼啸声卷起大片的气流十分突兀的从天而降,径直砸在了惨嚎不已的那团马赛克以及负责制造马赛克的怪物脑袋上。

地动山摇尘土飞扬,吉格列特等人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不过满脸懵逼中的他们显然对此并不在意,而是在关心另外一件事情。

“呐,罗恩,我刚刚好像看见一架飞机掉下来砸到了怪物的头上?”

“没错,我也看见了。谁能告诉我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然而两人的搞笑表演并没有能够顺利地进行下去,因为从远方同样传来了物体高速移动时才会响起的呼啸声,不止一架的战机如同下饺子般接二连三的从空中坠落下来,在地面上摔成了一团团昂贵的火焰。

显然,这并不是单个的特殊现象,总不至于所有的飞机都在同一时间出现故障了吧?

疑惑中吉格列特不禁将无线电调到了空军专用的频道,当然他只能【听】而不能【说】些什么,不过这会儿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又不是在呼叫空中支援。

可是,这群开飞机的家伙都到底在无线电里大呼小叫些什么奇葩的玩意?发动机突然熄火停止工作,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次启动,真当是科幻片里的外星人飞船入侵了吗?

远处烟尘中的轰隆一声巨响让吉格列特迅速重新恢复了紧张,随后从烟尘内出现的是半截破破烂烂勉强能认出来是飞机的残骸,明摆着被某个东西给扔了出来。

“罗恩,准备好,那家伙要出来了!”

“不用你小子啰嗦,等它出来我就给丫的当头一棒。”罗恩将炮塔对准了烟尘的正中央位置不断地将操纵杆握了又握,整个人的神经已经彻底绷紧,随时准备击发之际,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了显示屏边缘某个数值的变化,“咦,什么情况,主炮的能量读数怎么减小了?”

长春治牛皮癣的医院有
广州看妇科医院在哪里
济南中医医院治妇科病
沈阳医院白癜风排行榜
湖北哪家妇科医院妇科比较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