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油桐花落的时候

2019年12月04日 栏目:军事

妈妈去世后,顺怡仿佛哭完了所有的眼泪。受了继母和父亲的委屈,她就把自己一个人藏在油桐树林里。安静的树林显得孤寂,这让她觉得慰藉。若是

妈妈去世后,顺怡仿佛哭完了所有的眼泪。

受了继母和父亲的委屈,她就把自己一个人藏在油桐树林里。安静的树林显得孤寂,这让她觉得慰藉。

若是五月,油桐花开的时候,洁白美丽的花儿从高高的枝头纷纷扬扬飘落,在顺怡的周围铺开花的绒毯。闭上眼,感觉头发上,脸庞上,还有怯怯伸出的手上,不时有花儿的轻触,仿佛母亲在为她整理头发,爱怜地亲吻她的小脸,或是轻拍她的小手。顺怡就会笑起来,心里的孤苦会慢慢走开。

如果委屈受大了,大得让顺怡绝望了,她就会呆呆地看着小小的黄黄的铃铛一样的油桐子。

记得妈妈说过:“油桐子有毒,千万不要吃,吃了会死的。”

顺怡的心里就想象着自己吃了好多油桐子,要死了,爸爸痛哭流涕地诉说着他的懊悔,后母也跪下来忏悔,还有好多亲戚,村子的男孩女孩和大人们,都含着眼泪叹息一个好女孩的离去。

这样的想象让顺怡温暖柔软起来,嘴角不经意间就有了笑纹。

顺怡长大了,出落得像一朵清纯的油桐花,无争和安静让她有一种独特的美丽。

有三个男孩追求顺怡。一个拿来二十万彩礼给了继母。一个开着车拿着城里的房产证愿意改成顺怡的名字。这两个顺怡都没有选,她嫁给了高扬。

那天,高扬诚恳地说:“顺怡,十年前我就开始注意你了,知道你爱去油桐树林。好多次我看着你在树林里安静地发呆和悄悄地欢喜。从那时起我心里就喜欢你了。十年来,我已经在我的房子周围种下了上千株油桐树。顺怡,来吧,让我照顾你,让我们在油桐树林里相依相伴相亲相爱,我愿意用一辈子为你打造幸福,我不会让你再受一点点委屈!”

顺怡大大的眼睛慢慢充满柔情,紧紧地抿着嘴唇,依然有两颗不听话的泪珠绕过她长长的睫毛从眼角滑落。

好多年没有流泪了,看着手指头上的泪痕,顺怡竟然震惊着幸福着。

直到陈茜出现,顺怡度过了三年心满意足的时光。

三年里,顺怡的心总是感恩着,感恩上天和高扬对她的眷顾。她的嘴角总能有一丝浅笑,清澈的眼神顾盼时总会泄露一些甜蜜的娇羞。

三年里,顺怡没有去油桐树林里寂寞独坐。即使去,也是和高扬一起,挑的都是和风丽日的日子,花开如云或者花落如雪的时候,在幽深的葱翠里,在遮天蔽地飘舞纷落的洁白里,高扬温柔地说着爱的誓言,温柔地牵她的手,温柔地吻她的眉她的眼帘......

高扬身上某些迷人的特质让陈茜着迷,陈茜身上某些迷人的特质让高扬沉醉。像所有顺理成章的故事一样,高扬和陈茜的故事也水到渠成。

顺怡敏感地觉察到高扬缠绵的爱意变成了越来越勉强的敷衍,偶尔的浓烈也只是蹩脚的做作。她知道,幸福已经渐行渐远。

安静的天性让她波澜不惊,依然从容地操持着家务,微茫地希望自己的感觉是错的。

顺怡像一潭安静的水,幸福的春天,也只是微波偶现,到了寒冷痛苦的冬季,就会结冰。

只是,那些坚冰都在顺怡心里。冰凉让她失去体温,硌得生疼生疼。

高扬以为顺怡毫无觉察,心安理得地在两个女人之间游移。

陈茜前卫时尚,像一团烈火。

高扬在 燃尽的时候,总能在自己满足的内心看到一丝懊悔。他不能面对顺怡恬淡安静的面容,也不敢面对陈茜的依恋渴望的眼神,甚至,不能面对自己。那些时不时冒起来的得意欣喜,总能让内心深处一些强大的力量瞬间颠覆。

和每个女人一样,陈茜得到爱情,向往的就是婚姻了。高扬不敢想象或者根本就没有和顺怡离婚的想法,对于陈茜对婚姻的要求,只有心虚的支支吾吾。

这当然让陈茜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或者说当初开始就离安全感很远,她竭力追赶了很久,安全感居然越来越远。

竭尽全力的状态容易让人累,收不到效果也容易让人气急败坏。

他们开始争吵,而且很频繁。

而一个男人的爱情或者婚姻让一个以上的女人去争取甚至战斗,男人一般会从乐不可支到焦头烂额到逃离。

只是顺怡等不到这个漫长的过程结束。

高扬和陈茜之间微妙的蛛丝马迹变成了越来越触目惊心的事实。

五月的油桐树林美得像天使的国度。

洁白的油桐花铺了一地,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了丑陋和污浊,头顶,油桐花像灿烂的云朵开满视线。飘零的花朵如顺怡内心的幸福纷纷跌落。

一袭黑色的长裙,顺怡在花的海洋里屈身坐下,胳膊抱住自己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眼帘低垂。像折断了翅翼的天使,安静地承受着疼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只红色的鞋尖停在顺怡的眼下,等她发觉,缓缓抬起长长的睫毛,看见陈茜就站在面前。

顺怡明亮的眼睛显出一丝询问的疑惑。

陈茜两颗洁白的门牙紧紧咬着下唇,左手抓着手包,右手握紧了又放开,放开了又握紧。良久才“嗯”了一声,再良久,说道:“对不起顺怡,我爱高扬,高扬也爱我,你,你,你成全了我们吧?”

陈茜跪下来,两行泪水划过光洁的脸庞。

顺怡伸手去托陈茜的身子,陈茜垂下头,坚跪不起。

顺怡站起来,转过身去,离开。不知是坐的太久还是心绪激动,脚步踉跄,几次伸手扶树才能不倒。

陈茜抬头看着顺怡越走越远,嘶声叫起来:“顺怡,我求你了!”

早饭很丰盛,丰盛得像过年,不,比过年还要丰盛。高扬和顺怡爱吃的菜都做了出来,满满一大桌子。

高扬吃得开心地叫起来:“老婆,今天什么日子,做这么多好菜?”

顺怡不说话,眼睛看着桌上的菜,用门齿轻轻地咬着一颗饭粒,手上的筷子夹过那粒饭,也没再动一下。

待高扬吃饱,顺怡轻声说:“我们离婚吧,现在就去办。”

这轻声的说话无疑惊雷,惊疑羞愧还有震惊让高扬缓不过神来,说话的声音也哑了:“为什么?好好的,为什么?”

“走吧,我已经决定了。”

高扬着急的眼泪溢出了眼眶,心存侥幸地叫起来,:“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吗?如果我做得不好我可以改。这么多年了,我从少年就拿我的真心在爱你,你今天说出这样的话,居然要和我离婚!为什么?你为什么如此薄情呀?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是我的原因,高扬,你就放过我吧。”

任高扬苦苦哀求,任高扬暴跳如雷,任高扬戈指痛责,顺怡总是安静地坚持。

高扬恼羞成怒,心想:“没了你,我还有陈茜,那也是个很不错的人儿,我何必对你苦苦相求。”

穿过油桐树林,那纯白的天纯白的地,他们去离了婚。

五月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把一道道光斑照在顺怡的身上,照在她洁净的脸上。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动不动。

顺怡白裙胜雪,安静地躺在美丽的油桐花上,世界和她显得如此安宁美好。

她的手边洒落了几颗油桐子,还有许多剥开了的壳,嘴边有呕吐过的污渍。

风很小,轻柔地抚摸着顺怡头顶的秀发。

有油桐花落下,落在她的白裙上,花心几丝红,如血,触目惊心。

高扬和陈茜跌跌撞撞地跑来。

“啊———”陈茜凄厉地大叫起来,眼神狂乱,两手抽搐着猛地捂住了脸。待把手拿开,转身跑了开去。惊慌的逃离让她接连丢掉了手包和两只大红的高跟鞋,一根树枝挂开了她的头发,黄色的头发凌乱地四散飘开。

高扬觉得身子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一下跌坐在顺怡的身边,抽泣一声紧赶着一声,涕泪交流。

树根处有顺怡的遗书,高扬手颤抖着拿起来。

“高扬,谢谢你给我那么幸福的三年。没有了你的爱与呵护,我真的无处可逃,只好去找妈妈了。愿你们过得好!”

高扬使劲地捶打着自己的大腿,喉咙里迸出困兽的悲鸣。

三天后,油桐树林边,新鲜的黄土,隆起的坟茔。

高扬趴在坟前,身上手上都是脏脏的黄泥,下巴搁在地上,眼睛死死地盯着顺怡的坟。

“回去了,让顺怡安息。”亲友里走过来两个人,拉起高扬的上身,一人把他的一只胳膊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架着高扬离去。

高扬的两条腿直直地垂下来,脚软软地侧着在地上拖行。

“他怎么还不能行走呢?”身后有个人担心地问。

“我想高扬其实是爱顺怡的,顺怡这一走,让他打击和背负很重,可能心理上觉得自己再也支撑不住,也觉得自己站不起来了,就此不会走路了。”

“那他以后会好吗?”

“很难说......”

“唉!”

共 1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油桐花语:为爱而生,为爱而去。顺怡,一个清纯执着美丽而又多情的女子,油桐一直是她的灵魂之地,伤心,快乐都要与油桐分享,就连她的爱情也是与油桐长在了一起,只是唯美的东西更禁不起伤害,她的美似乎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中出现,一片落花埋葬了一个纯净灵魂,有些人的纯净像天使的翅膀一样禁不得亵渎与伤害,宁愿用死去的勇敢去讨伐无情的爱人。负心人终难逃道德与良心的审判,内疚瘫痪,其实他的心中爱仍然占了很大的空间,这故事提醒相爱的人们,相爱时要珍惜,无奈分手后也要彼此保重,推荐阅读。【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1-09-24 12: 7:40 一直很喜欢油桐花,它的洁白,它的淡雅,它的短暂,它的永恒,感谢独孤用一个伤感的故事解读了油桐的爱情花语。一片落花埋葬了一个纯净灵魂,有些人的纯净像天使的翅膀一样禁不得亵渎与伤害,宁愿用死去的勇敢去讨伐无情的爱人。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1-09-28 15:51:11 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折服于作者淡淡的语气叙述着浓浓的情谊、、、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回复2 楼 文友: 2011-10-07 07:00: 0 谢谢朋友的鼓励!

梁平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西南脑科医院
沈阳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鄂尔多斯好的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