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洪荒长生问道 第三十章 巫妖战鸿均再现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金融

洪荒长生问道 第三十章 巫妖战鸿均再现天雷滚滚,战火漫天。从地上到天上,无穷无尽的巫族如同蚂蚁一样,蜂拥而至。外面喊杀声震耳欲聋,

洪荒长生问道 第三十章 巫妖战鸿均再现

天雷滚滚,战火漫天。从地上到天上,无穷无尽的巫族如同蚂蚁一样,蜂拥而至。

外面喊杀声震耳欲聋,殿内主角早已离开,剩下的就是洪荒的几位大能。其他的不上档次的早已经快速逃离了。

通天一脸的戏谑和原始耳语:“二哥,这下乐子大了,巫族太会挑时候,哈哈哈”

原始一脸不屑:“哼,巫妖两族…不过这下帝俊恐怕要老实几天了。”

老子轻轻喝了一口琼浆**,轻轻抬了抬眼皮:“长生啊,师尊这里没有酒了。你过来给我满上!”

长生子心里早就长草了,屁股就像被火烧一样根本坐不住。听了老子这话,心里一苦‘得,我是没辙了。后土,你可得千万小心啊。’然后一脸陪笑:“是,师尊。”

老子趁长生子倒酒的时候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两下:“巫妖两族之事,少掺和。……后土,就是太一也不一定能把他怎样,不用担心,她比你强得多了。”然后正襟危坐好像刚刚那话不是他説的一样。长生子都有diǎn忍俊不禁。

这时候通天极其善解人意的説道:“大哥,咱们坐着也是坐着,看看吧,还解解闷呢…”话还没説完,元始天尊一眼瞪过去直接把通天的话噎回去了。

】,..一转脸,原始也笑嘻嘻的朝老子使了个眼色,老子斜着眼睛鄙视了他们俩一眼,然后轻轻拱了拱手“接引道友,准提道友,镇元子道友,冥河道友以为如何?”

接引微微一笑,准提咧嘴大笑两人全部是笑而不语。冥河冷硬的很:“随道友心意,吾无妨。”出乎长生子意料的是,老好人镇元子哈哈一笑开口了:“既是无趣,与其静静坐着,不妨一观。”

看来妖族是真的因为红云一事惹怒了这位老好人了。这会看热闹的全是不怕事大的,説个不好听的就是落井下石的。原始通天在这件事上没一个安了好心思。老子听了镇元子的话微微一笑,一挥手一面水镜出现大殿:“那诸位道友就一同看看这威震天下的巫妖两族吧!”

九条金色的巨龙,这次拉的可不是那做天下最豪华的宫殿了,这次拉的是一辆太阳战车。帝俊端坐其中,大马金刀,霸气横生。曦和坐在旁边显得有些娇小,却绝对不柔弱。脸上的寒意能冻死生灵,可见她到底有多恼怒。不过任谁在婚礼上被人破坏,谁也高兴不了。太一鲲鹏,女娲伏羲分左右两侧站立云头,也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两族的大战。

相对的十二祖巫此时以帝江为首,烛九阴后土分立旁边,十二祖巫依次排开与帝俊等人对视,气氛凝重到了极diǎn。

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巫妖两族被杀。法宝的飞舞声,相杀的嘶吼声,绝望的呐喊声,无奈的自爆声……这一声声传来,仿佛是死亡的交响曲,地域的主旋律,伴随这旋律无尽的生灵消散在天地之间。

“咳…”喊杀声中,一声轻咳却显得如此的清晰。听到这声轻咳,所有的妖族迅速后撤,撤到龙撵以后躲避起来,等待他们的王者训话。

帝江举起右手,向后一挥,巫族也全部撤到后面。刚刚还激烈血腥的搏杀就只剩下一具具残缺的尸体,留着各式各样的没有流干的血液。

“帝江,孤王问你,为何轻起刀兵,致使生灵涂碳?”

“扯淡,帝俊。别跟老子这装,你是妖族的王,跟老子称什么孤道什么寡。爷想打你就打你,你能拿老子如何?哈哈哈”

帝俊眼中凶光一闪“帝江,你如此不尊天时,不明天数。妄起无名业火,妄动干戈凶器。今日你立刻收拾人马离开这里,孤饶你不死,否则今日你和这些个东西,就都留在这里吧,不用回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啦,有本事别説大话,爷等着你哈哈哈”

帝俊大手一拍“来啊,给孤王拿下。”

太一手持混沌钟飞上前去,咚咚咚三声钟响,霸气无双。共工祝融相视一笑,飞身上前“我等前来会你一会。水火无情。”

鲲鹏嘴角一扬,怒不可恶,手举着妖师宫冲上前去“敢伤我妖族儿郎,等死。”烛九阴嘿嘿一笑,蓐收一身金气四溢“我们来领教妖师。”

伏羲轻轻上前,一手扶住女娲一手拿出伏羲琴“妹子,此站如非必要,你不要轻易涉及。”然后冲了出去“伏羲领教祖巫高招!请赐教”句芒,天吴,奢比尸一脚横跨朝伏羲冲了过去。

曦和看了看女娲,然后一拍帝俊的手。帝俊眼神一冷,然后紧紧握住曦和的手。曦和微微一笑示意无妨,然后翻身出了龙撵,一言不发月光直接就照耀到巫族阵营,数万巫族灰飞烟灭。帝后曦和第一次出手就向世人证明,自己远不止是一代妖后更是一代先天大能。玄冥,强良,翕兹恶狠狠的朝曦和攻去,一出手就是绝对的杀招没有一丝余地,势必要把这位妖族新的妖后留在此地。

女娲见状轻轻一叹,袖口飘出一副绘满了山河社稷的图片,dǐng级先天灵宝山河社稷图。正要杀入阵中,后土悄悄出现在她的面前“此战,道友随我坐壁上观就好。”“唉!也好。”説着收起了山河社稷图,与后土站立他方,一言不发。两位天地间最鼎鼎大名的女性大能,今天正式的处于敌对当方面并且刀兵相见了。出现在两位女神眼里的不是仇恨,那是一种慈悲,一种怜悯。如果説世界上心地最善良最慈悲的两位那毫无疑问就是人族圣母女娲娘娘,六道圣母后土娘娘了。两人都身具大慈悲。

帝俊在战车之上看着妖族的征战,一言不发。但是没人知道,他看出来了,如今的妖族相比较巫族来説战斗力还差上一大截。这不是説巫族偷袭,还是説今天放松了警惕,这些都不是。如果今天巫妖两族光明正大的争斗,失败的也绝对是妖族,这是毫无疑问的。方方面面的不足在平时或许帝俊都不能看出来,但是战争一到,所有的弊端缺diǎn疯狂的涌现,这些缺diǎn的暴露并不是坏事,只要给帝俊时间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但是如今大军压境,这么强的巫族让帝俊心里一diǎn底都没有。这些疯子倾巢而出,势必要灭我妖族啊。可是就这样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灭族还差的远呢!帝江到底怎么想的呢?

帝江也看着面前巫妖两族的厮杀,心里与帝俊想的却不太一样。按照之前的设计,在今天偷袭,十二祖巫缠斗妖族大能,其他人应该能够很快就攻破妖族本身的防守长驱直入,但是还是错误的估计了妖族本身的战斗实力,他们比想象中还要强上很多。虽然之前交手无数次,但是大型战争确是第一次,他们在大型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也很厉害。但是他们也确确实实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不过在这场战斗中显示的其实并不是太过明显,不过如果战争不断的持续,帝江甚至可以预见到巫族的胜利,但是巫族不能这样持续下去了。每一刻都有巫族儿郎死亡,巫族经受不起这样的消耗,必须速战速决,一下打怕他,决定了。

帝江拿出一个手仗,朝天空一指,嘴中喊着其他族人,甚至是巫族本身的人也听不懂的巫语,但是十二祖巫都听明白了。所有祖巫迅速结束眼前的战斗聚集在一起。依旧是那个队形,帝江为首,烛九阴后土为辅,十二祖巫依次排开。妖族六位大能又一次聚到一起,相互看了对方一眼,脸上满是凝重。

“儿郎们,后退,全部后退。”

帝江面色无比的凝重,不,不光是帝江,十二祖巫全是如此。后土的脸上也再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慈悲,有的只是凝重,向往,崇拜就向朝圣一样。而能让祖巫产生这种情绪的只有一个人---盘古。

帝俊渐渐的发现祖巫的队形在不断的变化,他们的变化从缓慢到快速,一diǎn一diǎn渐渐的形成一个巨大的圈子。

“阵法,这是阵法。”鲲鹏説到。帝俊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太一,太一上前晃动着东皇钟。一阵阵的空间波纹朝十二祖巫攻去,出人意料的是,一向无往不利的先天至宝竟然失去了原有的能力,十二祖巫完全没有任何变化,阵法在不断的开启,越来越多的天地灵气聚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以十二祖巫组成的圆中先天灵气不断演化,混沌之气突然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在阵法中。不光是阵法中,混沌之气四溢。慢慢的一股威压从中传出,这绝对不是祖巫的气息,不是任何一位天地大能的气息。帝俊开始感受到恐慌,这种感觉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到过了。这种感觉,这股气息是能够亡族灭种的气息,让帝俊恐慌,让天地恐慌。

“啊…啊…啊…”低吟般的深吼传来,洪荒众生都感受到了,所有人从血脉里想要下跪的冲动。所有人不用猜测,不用怀疑,不用反抗,是他,他苏醒了。

混沌深处,紫宵宫中,一紫衣老道睁开双眼,看向下方。眼中是无情的冰冷,眼中是对过去的缅怀,轻轻的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好久不见了,老朋友,虽然不是你!”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样
重庆皮肤病医院好吗
贵州癫痫病医院名单
深圳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河南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