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蓝白社 第两百六十六章 ‘殊死搏斗’

2019年12月31日 栏目:科技

蓝白社 第两百六十六章 ‘殊死搏斗’在之前千钧一发之际,墨穷只有做一件事的机会,那就是先踢中伽椰子,让她进入箭的状态。按理来说,稳

蓝白社 第两百六十六章 ‘殊死搏斗’

在之前千钧一发之际,墨穷只有做一件事的机会,那就是先踢中伽椰子,让她进入箭的状态。

按理来说,稳妥的当然是直接放逐去异界,因为这之前在车上已经用过了,伽椰子无法反抗,会瞬间消失到其他宇宙去。

不过同样,伽椰子接二连三地出现,也说明这种放逐治标不治本,顶多拖延几十秒钟。

下一次,她又会换一个套路再来,不死不休。

与其伽椰子不知何时突然又以未知的套路袭击,不如让她持续地保持现在的状态而不消失。

墨穷想到了另一个放逐方法。

放逐有两种,一种是直接扔到异世界,一种是扔到自己所在世界的某个极远的地方。

绝对命中的箭,其基本恒速度,取决于墨穷给出的初速度。

如果以极度微弱的推进,让箭飞向靶子,那么箭就会几乎悬浮在空中,以蜗牛般的飞行速度前进,最后可能花几个小时的时间,才缓慢地到达靶子。

这个实验他很早就做过了,甚至这种极缓慢的飞行道具,他还能将其当做一个踏板,抓着它一块飘。

墨穷刚才那一脚,就是让伽椰子以缓慢地速度飞向三百米外的一根电线杆。

这个速度有多慢呢?大约一米每秒,也就是说,她除非顺着这个飞行路径加速,否则到达目的地需要五分钟!

此次伽椰子的杀人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将墨穷拉进汽车里,血肉填充而死。

但这个拉拽过程中途,墨穷是不会死的。

而如今这个方式,伽椰子暂时完成不了!因为她正无可阻挡地飞向三百米外的电线杆!

这种慢放逐,正如以鬼为箭,人鬼相御。

此刻如同一个限制技似得,强制着伽椰子非要飞完这段路!

想走走不掉,想跑跑不脱,不撞到电线杆就不会停!

不管她变成什么,不管她是人是鬼,就算化为一缕怨气,也得射过去,不许走!

飞天遁地?没有用。瞬间挪移?也没有用。

除非,伽椰子顺着墨穷的能力,加速飞到目的地,或者直接瞬移到目的地,然后才能自由行动。

否则一切违逆飞行路径,让‘箭’远离目的地的举措,都会被无视、抹煞!

此刻伽椰子就陷入到这困境中,她疯狂地想飞向汽车,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倒退。

汽车与电线杆是相反的两个方向,伽椰子纵然能力很多,此刻也没法摆脱这绝对的射。

她不是人,她也没有思考可言,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倒退,也不知道目的地是电线杆。

伽椰子满脑子都充斥着怨恨,她仅仅是个疯狂地非要搞死墨穷的鬼,根本想不到只需要顺着飞就好了,还在疯狂地挣扎,违逆着飞行路径。

可再挣扎又有何用?想完成杀人方式,把墨穷拉进汽车,根本做不到。

而想换个套路,先行离开也做不到。

无法退出!

只能拽着墨穷往后飘,却干瞪着眼不能杀他。

墨穷利用其特性,与自己的能力,卡住了伽椰子的杀人条件。

让伽椰子处于当前套路下不能进,不能退,只能以一米每秒的速度飞行三百米,卡着足足五分钟不能杀墨穷!

此刻的情形,看起来,像是伽椰子自己在往后飘,手上抓着墨穷,将他在地上拖。

陈默大急,只以为墨穷要凉了,被伽椰子拖走了还有活路?

可墨穷心里却大定,拖着就拖着吧,反正也杀不了他。

“噗嗤!”伽椰子一手插在墨穷大腿上,更加深陷,狠狠地拽住墨穷的骨头。

伽椰子疯狂地思维根本想不通这事,也不会去想怎么破解。

她只知道要杀死墨穷,现在虽然杀不了,但伤害却是可以的。

伽椰子不会松手,她挣不脱某种束缚,那墨穷也别想走。

其伏在墨穷身上,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墨穷的脖子,手指又是深陷在墨穷脖颈两侧。

“大哥!”陈默惊恐大喊,还以为墨穷必死无疑了。

怎料墨穷也眼神一厉,凶悍地嘶吼一声,一拳狠狠地打在伽椰子脸上。

“嘭!”

伽椰子被打得头一歪,颧骨陷下去,也怨毒不减!

她可以被砍碎,可以被打飞,但她没有疼痛可言,没有受伤的说法。

墨穷这一拳,根本没什么用。

但那又如何?伽椰子不能杀他,也要如此毒辣地伤害他。

那墨穷也可以明知拳头没用,也要狠狠地揍她一顿!

“啪啪啪啪!”墨穷左右开弓,冲着伽椰子的脸一通狂揍。

他被掐得双眼暴突,脖子嗤嗤作响。

但是他不用呼吸,所以其实除了痛,墨穷气力不减!脸不红气不喘的!

“卧槽!”陈默惊骇地看着墨穷如此凶悍,被伽椰子按在地上拖拽掐脖,竟还能反击,跟鬼对着撕。

“嘶……你特么给我下来!”

墨穷怒吼着,腿上被冰冷的手拽着骨头,以及脖子都掐变形了,自然是痛苦不已。

再加上现在是伽椰子在上,他在下,一人一鬼在路上滑,完全是他在地上摩擦,都要皮开肉绽了。

这自然是不行的,他是血肉之躯啊。

墨穷大喝一声,用尽全力地抱着伽椰子往地上一按,身体趁机侧翻。

眨眼间上下位置交换,改为墨穷压着伽椰子在地上摩擦了。

“这打起来顺手多了!”墨穷无视脖子与大腿的剧痛,一手狠狠地掐着伽椰子的脖子把她按在地上,另一只手肌肉震颤,以全力轰击。

“嘭嘭嘭……噗噗噗……”

伽椰子的脸被按在地上爆锤,很快就骨骼破碎,脸皮凹陷,发出噗噗声响。

这虽然对伽椰子无伤大雅,但对陈默的视觉冲击是极大的。

“大哥!加油啊!大哥!干死她!”陈默提心吊胆地喊着。

在他眼中,墨穷和伽椰子抱成一团,伽椰子拖着墨穷在地上摩擦,眼看就要把墨穷掐死了,但墨穷没有放弃,竟然还反客为主,把伽椰子按在地上锤。

可不管怎么打,伽椰子就是不松手,手指深陷入墨穷肉里,从缝隙中嗤嗤往外冒白烟。

很快就烟雾缭绕,寒气森森,把马路都冻出一层霜。

白烟之中,墨穷不停地挥舞拳头,传出咯咯咯、噗噗噗的声音。

陈默哪知道伽椰子杀不了墨穷,墨穷也杀不了伽椰子。

还以为墨穷这是爆发了,正在死亡边缘跟伽椰子殊死搏斗。

陈默有心跟着,但又不敢靠的太近,只敢在一人一鬼搏斗的危险边缘徘徊,为墨穷鼓劲。

墨穷死,他也要死,只能寄希望于墨穷此刻的爆发能压制伽椰子久一些。

晚风吹袭,将白气吹散,周围气温迅速下降,陈默焦急地看着墨穷狂揍伽椰子,心中的恐惧感却反而慢慢散了。

直感觉,伽椰子也没什么好怕的,这都逼格尽失了。

跟墨穷扭打在一块,按在地上摩擦,还有个锤子的恐惧感。

“噗嗤!”

正当他如此想时,伽椰子突然松开了掐住墨穷脖子的手,冒出一把染血的短刀,猛地扎进了墨穷肩膀。

一股子白气喷涌而出,跟开了二挡似得。

墨穷痛呼一声,手上更加用力,气道:“你一个鬼还用刀?”

随后他想起来,伽椰子确实是带刀的,其出场吓人形象中,有一种就是握着染血短刀的。

只是她从来没用刀砍过人,此刻竟然用刀狂捅墨穷,在身上扎出好几个窟窿,其位置赫然是当初她被杀死的几个刀伤处。

墨穷剧痛之余,却发现没有伤到要害,虽然有几处内脏破裂,但并非致命,以他的体格能活很久。

“重创我还是可以的吗?”墨穷一咬牙,抹出一根针剂迅速给自己来了一针。

然后冲着陈默大吼道:“取我剑来!”

陈默听了,忙不咧地跑向汽车,握住插在车门上的巨剑。

“呃……”他用力拔了拔,却没拔出来,这剑插得很牢固,他的力气太一般了。

陈默脸一红,但见墨穷身上好几个窟窿,也并没有放弃,更加奋力地往外拔。墨穷可是血肉之躯啊,或许正在危急关头,他必须要帮上忙!

“给我出来啊!”陈默踩在车门上,脸色涨红,终于把剑拔了出来,摔倒在地。

正当他抱着剑往墨穷那跑时,突然在车窗上看到了一个白色的鬼影。

“贞子!”

陈默惊恐至极,浑身发抖,颤巍巍地嘶吼道:“完了!贞子又来了!”

墨穷眉头一皱,大喝道:“不要怕,快跑过来,我不介意多揍一个!”

见陈默不敢动,墨穷打气道:“勇敢一点啊!”

陈默之前就已经对伽椰子没多大恐惧感了,因为墨穷的爆发,给予了他很大的勇气以对抗厉鬼气息。

强有力的大腿,如同主心骨一般给人安全感。

正如同打顺风仗,怕死之人亦会勇猛向前。

陈默一咬牙,克服了腿脚发软,大声吼叫着朝墨穷跑去。

他能感觉到背后有一种危机在紧随着他,但他不回头,抱着巨剑拼了命地跑。

好在墨穷并不远,毕竟他和伽椰子摩擦的速度太慢了,现在也没滑多久。

陈默很快追上墨穷,把剑递了过去。

墨穷刚接过,就看到贞子突然闪现在陈默背后,并且强行令陈默扭过头看向她。

“不要看她!闭眼!”墨穷大喊着。

但陈默似乎控制不了自己,惊恐地扭过头,就要对上贞子的眼睛。

关键时刻,墨穷猛地一剑刺过去,戳瞎了陈默的双眼!

就像反转之歌,与其被特性致聋,不如把自己戳聋。

此刻墨穷也没别的办法救他,干脆就把陈默戳瞎了,说不定不会被贞子瞪死。

结果貌似还真可以,陈默嚎叫地捂着眼睛跪在地上,而贞子一僵,怨恨地瞪着墨穷扑过来。

墨穷才不怕她呢,这意念杀人被他天克,直接反瞪回去,一把抓住贞子往自己这边一拉。

“走你!”

他和伽椰子都在朝着电线杆滑去,这种放逐限制伽椰子,自然也能限制贞子,来吧,一起上车吧。

于是乎,两鬼一男扭打在一起,在马路上一路摩擦,缓缓奔向两百多米外的电线杆。

……

江西省皮肤病专科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妇科医院
南充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玉林白癜风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