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背着来的男人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健康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背着来的男人白胜书院每隔两个月就会又一次弟子的晋选之战,对于弟子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日子。如果能晋升一级的

大逆之门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背着来的男人

白胜书院每隔两个月就会又一次弟子的晋选之战,对于弟子们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日子。如果能晋升一级的话,那么从书院得到的资源将会成倍的增加。一级弟子每个月从书院领到的各种东西,是二级弟子的十倍不止。而二级弟子领到的东西,又是三级弟子的十倍不止。

当然,不是东西的数量,而是价值。

不说别的,一颗品级不错的丹药,在江湖上都能引起轩然大波。之所以安争不在乎那些东西,是因为安争从来都不缺。哪怕是在被紫萝收走了所有的东西之后,他依然不缺。

霍爷说,安争有大气运,这气运时时刻刻都在。被紫萝收走了法器,包括天戮剑,天屠剑,天杀剑,甚至包括破军剑。收走了逆鳞神甲,也包括后来还给了安争的血培珠手串。

而安争的另外一件紫品神器九幽魔铃已经送给了骆朵朵,那个可怜的少女现在还在苏澜郡白胜书院分院里苦苦等着安争归来。

到了这个时代之后,又不少人和安争有了牵绊,比如骆朵朵,比如一路苦寻而来的杜若。

灵族少女杜若是一个不知道自己想法的人,她一直在问自己,对安争是一种什么想法。一直到跟着安裁臣进了白胜书院她自己也没有得到一个答案,只是觉得那份恩情太大,灵族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得还清。

灵族的人,都是高傲的,所以很难接受别人的恩惠。

天一亮安争起床,深呼吸感受自己的五脏六腑,发现比之前确实好了不少。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触碰到了那层壁垒之后会受这么重的伤,明明一开始没有察觉到任何反噬之力。而那力量来的突兀,安争连反应都没有就从天穹直落人间。

可是,安争还是没打算放弃晋选之战。

他起床,洗漱,换了一件干干净净的衣服,干净的袜子新的鞋子,整个人看上去气色不错。可是安争自己很清楚,他现在拿不出来一丝一毫的修为之力。

幸好,据说从三级弟子晋升为二级弟子的考核并不是很难。

每一次晋选之战都分为两部分完成,第一部分是书院委派的教习对他们进行测试,每个人都要接受不可推诿逃避。当这个教习宣布谁不可以参加晋选之战后,那么立刻就会被请出去。

第二部分,是因为每次的晋选名额都很少。书院现在三级弟子大概有三百多人,而晋选二级弟子的名额只有十个。三十个人里面挑一个,这么头疼的事教习们肯定不会参与,免得被人说厚此薄彼,所以这第二部分最是惨烈......打。

唯有打,才能真正的检验一个修行者的实力。

安争知道自己现在打不了,可他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弃?

书院里的景色很好,微微有一些风扫着脸颊过去,神清气爽。已经到了深秋,早晨的风稍稍有些凉了,带着提前到来的寒意告诉人们这一年即将过去。

安争走出院子的时候开始咳嗽,不由自主的咳嗽,一开始还只是零散的咳几声,走出院子后被秋风扫着,咳嗽的越来越严重,最后几乎停不下来。

安争想着,下一秒自己的肺可能就会咳出来了。

杜瘦瘦也是要参加晋选之战的,所以早早的来找安争,可是他到的时候发现安争已经在门外了,手扶着篱笆墙咳嗽的直不起腰。

“你不要去了。”

杜瘦瘦快步跑过来,扶着安争的手臂:“我也不去了,今天就带着你去找个医生好好看一看。”

安争笑着摇头:“我可以不去,你必须去。咱们两个人,总得有一个去参加武道大会。我们的挣扎在这个时代显得很渺小,可若是不挣扎,我们死的更渺小。有人打算安排我们的人生,我们现在只能顺着别人的安排去走,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将来打破这种安排。”

杜瘦瘦见安争说的这么严肃,就知道安争的伤肯定极为严重了。

“我去,你回去休息。”

杜瘦瘦想扶着安争走回去,可安争摇头:“纵然大不了,我也打算去看看。凡是都要有准备,熟悉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你放心就是了,我先去参加教习的测试,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这一关也过不去的。”

杜瘦瘦知道安争是一个固执到了骨子里的人,劝也劝不住,咬着牙蹲下来把安争背起来往前走。

“这地方,有点像幻世长居。”

安争趴在杜瘦瘦的后背上,咳嗽似乎稍稍好了些,可是有血却从他的嘴角滴落下来,落在杜瘦瘦的后背上。

“安争,我们为了什么?追求是什么?”

“你觉得我为了什么?”

“我听答烈说,大师兄说你是为天下而生之人,所以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天下吧。”

“呸.......”

安争咳嗽着,勉强抬起手抹去嘴角带着血的吐沫:“我是为了自己......其实人都是为了自己。你觉得我这么拼是为了小流儿?是为了大家?不,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我自己,因为那情感是我自己的。我喜欢小流儿所以甘愿为她做任何事,这不还是为了我自己?”

他轻轻拍了拍杜瘦瘦的肩膀:“给自己一个圆满,别辜负自己。”

杜瘦瘦使劲儿点头:“妈的怎么感觉你在交代遗言?”

安争嘴角勾了勾,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或许真的是。

晋选之战的地方在书院靠着未央湖最近的那座木楼,五层,很大,很宽敞。这座木楼名字就叫晋选楼,周围一圈已经分割出来十二个比武场。

十二个教习将分开进行测试,这个日子就连书院第一副院长唐先绪也不会错过,每次都坐在高进湖边的观礼台上看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次很平常的晋选之战居然惊动了蔚然宫的人,据说在宫里很受宠的那个小太监姚边边一早就来了,比大部分弟子来的还要早些。

姚边边如果不来,那么气氛可能还要活跃些,毕竟只是书院内部的一场晋选而已。可是他来了,这味道也就变了,他来是代君上观战。

“看到没有,这次最大的那个热门安争已经废了。”

“真的是啊,传言不虚,居然是被人背着来的。”

“这个家伙也真是拼啊,明明连路都走不动了,被人背着也要来参加晋选之战。”

“那可不是拼,那他妈的是傻。反正要是老子伤成那个样子,绝对不会来的。尤其是这个家伙光芒太盛,虽然没有直接得罪人,可是这一批三级弟子之中想看着他出丑的大有人在。”

“我知道,有不少人暗地里摩拳擦掌,都盼着和他一较高下。现在安争这个德行,只怕连教习初选那一关都过不去了。”

“这个人肯定有目的的,其实我看不起这样的人,一门心思往上爬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我告诉你啊,这样的人千万别进入官场,一旦进入官场的话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的出来。”

“你们小声些,别让他听到了。”

“怕个毛,他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我跟你们说,如果今天他不被人废掉,我在春盛暖请你们吃饭。”

“别闹了,你能进得去春盛暖?”

一群人哄笑起来,眼睛却依然看着安争那边。

杜瘦瘦走的很稳,安争咳嗽似乎也没那么严重了。或许是因为杜瘦瘦走的太稳了,所以安争竟是睡着了一样。他的脸色很白,这是骗不了人的。

人群之中,曲向暖看了安争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而在另外一边,曲向暖的大弟子唐爽正在和几个他的师弟交代着。

“安争就是你们的头号敌人,这个人绝对不能让他再爬起来。我跟你们说清楚,若是谁废了安争,将会得到三颗金品丹药作为奖赏。”

“可是师兄,他已经那个样子了,再下重手会不会被人骂啊。”

“你不用去了。”

唐爽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三级弟子:“你滚回去。”

那弟子脸色发白,连忙附身:“师兄,我知错了,求师兄再给我一次机会。”

“没有机会了,在你开口说话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了。你们都给我记住,你们要以面对敌人的态度来打晋选之战,如果你仅仅是把他当做对手,那么败的一定是你。”

那弟子还想再说什么,唐爽已经不理会他了。

“这是三颗提升用的丹药,可以在瞬间将你们的实力提升一个小境界。虽然安争今日必败无疑,但我还是为你们准备了一切。先生会用一些手段,让你们其中一个人遇到安争,不管是谁遇到了,别留客气,直接杀了他.....”

观礼台那边,姚边边坐在那看着被杜瘦瘦背进场的安争,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他丝毫也不掩饰,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自己的表情,大家都在看着那个要死了却还来参加晋选之战的年轻人。

他的视线转移到了曲向暖那边,曲向暖对他微微点头表示已经安排好了。

“开始吧。”

姚边边看向坐在身边的唐先绪:“我还急着回去跟君上汇报,杂事儿太多了些。”

唐先绪哦了一声,然后手往下压了压:“开始!”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鲁卫星
日照市中医院
吉林治疗牛皮癣费用
海口如何治疗牛皮癣
泰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