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起底海发医药做金融之前口碑是很好的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游戏

起底海发医药:“做金融之前 口碑是很好的”【编者按】一家福建的医药龙头企业实控人突然从人间蒸发,多家金融机构受此牵连,截至目前,涉案金额
起底海发医药:“做金融之前 口碑是很好的” 【编者按】一家福建的医药龙头企业实控人突然从人间蒸发,多家金融机构受此牵连,截至目前,涉案金额至少达18.84亿。经多场法庭混战,演变成一场“萝卜章”罗生门。各家机构是否有联手做局?金融机构中又是否有人内外勾结 ?相关各方应承担什么责任?本案诸多疑点仍困扰着投资者,而涉案机构间法律上的争议可能旷日持久。澎湃新闻多方采访,试图还原案件全貌,并呈现出资管行业粗放经营时期的一个典型案例,以及在信托频频爆雷、司法纠纷多发之时,投资者们所面临的法律困境。供应链融资的应收账款正在爆雷不断。继诺亚财富旗下产品被曝出违约后,中原证券资管产品中枪福建省闽兴医药有限公司(下称闽兴医药)的应收账款,业内再度曝出福建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发医药)涉融资诈骗。海发医药与去年案发的闽兴医药为关联企业澎湃新闻从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为“中铁德闳(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铁融信/中铁德闳]人士处获悉,目前该公司正在积极寻求风险解决方案。而除中铁融信外,多家机构也卷入了海发医药的这场融资游戏,涉及融资总规模或超18亿元。由于海发医药的融资风险暴露与其所持有对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资产质量和真实性存疑有关。多起供应链融资的爆雷也开始促使业内人士对应收账款的确权风控流程进行反思。产品爆雷的事实证明,这一措施并未起到相应的风控效果。对此,部分机构已经诉之司法手段。西部信托等信托公司将海发医药和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以合同纠纷为由一起推上被告席。应收账款债权到期无法回购西部信托除了通过中铁融信发行的私募基金外,2017年,海发医药与西部信托签订《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由西部信托以“西部信托·海发医药保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保理1号)所募集的资金用于受让海发医药对福医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西部信托与海发医药签订《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暨债务履行确认书》(以下简称“确认书”)与《差额补足协议》。《确认书》中确认海发医药根据药品购销协议于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1日期间向福医协和医院已配送合计价值为474177300元(4.74亿元)的药品,福医协和医院已经就上述全部药品验收、确认收货完毕。《差额补足协议》约定信托存续期间,如信托财产专户内可供分配的资金不足以支付信托费用、信托报酬及受益人信托利益时,则海发医药须根据信托文件的约定及甲方的《付款通知书》对信托资金不足部分无条件承担差额补足义务。2019年2月27日,西部信托依据合同约定,向海发医药发送催款函,要求海发医药于2019年3月4日支付全部回购价款4.7375亿元及2018年12月21日至2019年3月4日共73天的溢价款。2019年3月4日、2019年3月22日,西部信托再次向海发医药发函,要求海发医药立即全额偿付上述回购价款、溢价款及其他应付款项。同时向海发医药实控人谢文海等发出《关于“西部信托·海发医药保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担保义务履行函告》要求其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截至2019年4月17日,西部信托多次催促后,海发医药、担保人等仍未向其履行付款义务。随后,西部信托将海发医药、福医协和医院、谢文海、薛钰起诉至陕西省高院,要求海发医药支付回购价款4.7375亿元及至付清之日的溢价款和违约金,要求福医协和医院在其应付账款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要求谢文海、薛钰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目前,西部信托向陕西省高院申请财产保全已获同意。在产品描述中,海发医药集团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4.6亿元人民币,是一家专业从事医药高新产业、药物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物流集团公司,拥有独立的进出口经营权;销售网络覆盖全国各地并向中国香港、美国、欧洲等地区和国家辐射;企业员工3000多人,企业价值上百亿元。“做金融之前,口碑都是很好的”一般而言,医院拥有稳定充沛的现金流,为何海发医药最终无力回购?福建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去年8月发布关于责令福建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库存药品依法处置的通告。通告称,2019年8月23日,该局派出监督执法人员对福建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飞行检查,发现该企业已处于停业状态。从现场检查提取的相关记录显示,该企业从2019年5月14日开始停止经营至今,注册地址和仓库地址均未发现有工作人员,关键岗位及相关岗位工作人员均已不在岗,设施与设备已全部停止运行,已无法保证药品经营质量管理体系正常持续运行。对于陷入风险的多家机构来说,作为融资方的海发医药背景表面看来并不深厚。天眼查数据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海发医药共拥有两位自然人股东:谢文海和黄桂喜分别持股76.62%和23.38%。介绍资料显示,海发医药集团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4.6亿元人民币;是一家专业从事医药高新产业、药物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物流集团公司,拥有独立的进出口经营权;销售网络覆盖全国各地并向中国香港、美国、欧洲等地区和国家辐射;企业员工3000多人,企业价值上百亿元。一位接近海发医药的福建当地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海发医药并非一家空壳公司,其的确存在相关医药批发销售业务。虽然如此,但该事件发生后,已经失联的实控人谢文海旗下拥有诸多企业。数据显示,谢文海担任法定代表人且处于存续期的公司除海发医药(含福建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福鼎市海发医药有限公司)外,还有海上丝绸之路精准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海上丝绸之路细胞库有限公司、海上丝绸之路干细胞生物治疗中心有限公司、海上丝绸之路生物转化医疗中心有限公司、海上丝绸之路医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外,谢文海还为卓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东(持股50%),大农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持股11.47%)、监事,国一世纪实业有限公司股东(持股90%)。从工商信息来看,卓一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大农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均属商业服务业,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上述人士称,在福建这个行业里的人都知道,海发医药过去一度是省内的龙头企业。但在行业内地位较为稳定后,近四五年的时间里,主体业务已经不做医药了,跳出医药板块去做金融。在做金融之前,口碑都是很好的,不好的话不会在医药行业内排到福建省内前十。“海发的医药板块一直很稳定,出事也不是因为医药板块的业务出事。”该人士称。去年6月份,谢文海所持有的海发医药股权遭到北京中院冻结。除了卷入与金融机构的纠纷,谢文海因海发医药2016年以来发生四起民间借贷纠纷而成为被告。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案发的闽兴医药也是海发医药的关联企业。闽兴医药法定代表人、实控人夏薛雯所担任监事的“壹号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控股方系海上丝绸之路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为茶叶商人薛钰,此人同样是“北京海上丝绸之路投资基金管理中心”实控人。据2014年多家媒体报道,该公司曾是“海上丝绸之路银行”的筹备方之一。谢文海与薛钰还共同在一家名为“海上丝绸之路中非联合投资有限公司”担任董事,而这家公司正是2014年对外宣布打造的“中非渔业联盟总部基地”的运作主体。薛钰还是谢文海担任股东的国一世纪实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前述人士表示,在海发医药成长为大企业的过程中,下面八九家企业组合在一起的过程之中,与闽兴医药之间业务之间互相帮衬。“所有企业要想做大必须要找到路。”该人士说道。由此可见,除此案中的谢文海外,与其存在潜在关联关系的多家企业和自然人也正遭遇流动性从紧。对于卷入此次风波的诸多机构来说,找出风控环节的瑕疵至关重要。澎湃新闻从中铁融信相关人士处了解,中原信托在提供融资过程中采取了相对规范的操作,例如引入公证人员,甚至选择进入核心企业现场鉴证确认,且出具了尽调报告,在调查过程中中铁融信也有参与,但最终未能避免这一风险发生。事实上,如果应收账款真实清晰,作为应收账款债务方的三甲医院——福建医科大附属协和医院应当作为该笔融资的还款人。有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指出,此次涉案的业务在行业内非常常见,如果采取的相关规范操作均属实,该案的核心风险可能出在这些应收账款的真实性上。从诺亚财富、云南信托等踩雷承兴的供应链融资,再到如今闽兴医药、海发医药卷入多家机构,围绕供应链融资的应收账款确权风险正在引起金融机构的进一步反思。(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上市首日涨幅92%,这只口罩概念股股价已被透支?记者|袁颖琪编辑|陈菲遐无纺布在本次疫情中作为生产消毒纸巾、口罩等重要防疫物资的原材料,着实火了一把。金春股份(300877...张家界白癜风好的医院
张家界白癜风好的医院
张家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张家口白癜风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