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罗浮 第三十一章 不负昆仑

2019年12月31日 栏目:游戏

罗浮 第三十一章 不负昆仑?毋论是邪月、玄垣还是青离,都已然是修道界中最顶端的存在。“侞无心!”但是凰无神一说出这个名字,不仅是站

罗浮 第三十一章 不负昆仑

?毋论是邪月、玄垣还是青离,都已然是修道界中最顶端的存在。

“侞无心!”但是凰无神一说出这个名字,不仅是站在他身边的邪月,就连一旁的玄垣和青离,便似身陷滔天血海之中,不仅是眼前所见,就连元神识海之中,都似乎全部为血海腥风充盈。

只是一个名字,便有比眼前这幽冥血池更大的血气和魔气!

皆因这个名字,对于天下正道玄门来说,代表着的便只有毁灭和征服,是禁忌中的禁忌!

世间知道侞无心这个名字的修道者并不多,绝大多数的修道者,只知道他另外一个名字,那个名字便是…幽冥血魔!

“无畏无怖…万法由心…即见地狱…亦自由心无忧无怖”

邪月双眼一红,识海之中白色莲华盛开,眼神和整个人都变得清冷了下来,不复先前的狂烈,“四百年前金顶灭魔一战,竟是欺世妄言?”

“那一战并非虚妄…当是时,侞无心修炼无上血神诀修成血魔真身,连灭十二大派,生灵涂炭,魔气滔天,又聚十方天魔妄图一举侵灭峨眉,师尊率我昆仑,会天下正道上百道门高手,和侞无心在金顶决战…。”

“后世皆知这一战正道灭魔,大胜,我昆仑也因这一战成为天下正道领袖,但事实并非全如后世传言…。”

“当日峨眉祭出旷世神兵紫郢、青索,峨眉第一人卓无相手持昊天宝鉴,蜀山布下万剑归元灭魔剑阵,黄教哲蚌寺次仁上师施出大转轮三相化生妙法,青城李浮屠持天都明河,慈航静斋结心灯阵,我们师尊持三阳一煞剑、断玉钩,枫寒月师叔持六丁六甲黄金环,化出六尊金甲天神,勿用师叔持九天十地灭神弩….”

凰无神说提及的这些人,无一不是上千年来,修道界中惊才绝艳的存在,现在他缓缓道来,邪月等人光听这些人的名字,便已可以感觉到那一战是如何的惨烈。

“后世所传,这一战之下,正道大获全胜,侞无心所率十方天魔全部神形俱灭,侞无心血魔真身溃灭…但事实上那一战天下正道损失亦是惨痛,峨眉、青城、哲蚌寺高手几乎尽殁,连卓无相、李浮屠等人物都殁于那一役之中。峨眉神兵青索、昊天宝鉴也不知所踪,哲蚌寺次仁上师等人重伤,在返回哲蚌师途中被妖人偷袭,非但身陨,连哲蚌寺一些修炼法诀都遗失不少。当时和我昆仑一般的大派,几乎都是一蹶不振,数百年来,未能恢复元气。我昆仑虽然由此崛起,成为天下道门领袖,但同样也是损失不轻,勿用师叔身陨,枫寒月师叔与北俱天魔同归于尽,六丁六甲黄金环亦不知所踪,师尊的三阳一煞剑被血魔真身击毁,身重幽冥噬心魔火,坚持了百年,也终于被烧尽了全身精血而陨落。”

“侞无心….幽冥血魔,前后丧在他手中的修道者数千,他便是令天下正道玄门,谁都谈虎色变的大劫!现在,我昆仑和天下正道,或许又要面临这样的大劫了。这是我昆仑之秘,外世不得而知,当日他血魔真身被灭,只逃出数滴血魔血,但那数滴血魔血,却并非像传说中一样,被全部追杀炼化,而是有一滴,逃入了我昆仑灵脉之中!”

“逃入了我昆仑灵脉之中…。”邪月双目中暴出湛湛神光,这一瞬间,他便明白了昆仑之中,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幽冥血池!

“侞无心《血神经诀》修为旷世无双,为人亦是狡诈果决,他修成血魔真身,只要一滴血魔血逃脱,便可慢慢修炼重生,但他心知无论逃到何处,亦必会被追杀炼灭,所以在剧战眼见不敌之时,他竟然是偷偷的逸出了一滴血魔血,逃入了我昆仑灵脉。”凰无神面对眼前那一池翻滚不息的幽冥血池,神色一直不变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无奈,“这条灵脉是天下灵脉之,是我昆仑之根本,若将这条灵脉连那滴血魔血一齐毁去,我昆仑便是失了根基,师尊犹豫之下,还是隐瞒了这点,和众位师叔师伯竭尽心力,想要找寻出不毁灵脉而毁去这滴血魔血的方法。但侞无心《血神经诀》玄奥变化却还是出乎了师尊他们的想象,穷极毕生精力,甚至甚至曜浊师叔舍去肉身,以元神炼化进入灵脉之中想要击杀侞无心这最后一道元神魔血,却反被侞无心的元神魔血炼化在灵脉之中。”

“四百年来,侞无心的元神魔血便潜伏在我昆仑灵脉之中吸取天地污秽戾气,休养生息,日渐壮大。我昆仑灵脉之中天地灵气中污秽戾气尽为他用,灵气反而越精纯无匹,我门人弟子修为度因此都是一日千里,天下翘楚,远其它门派,但谁也未知,我们昆仑却是伏下如此巨大隐患!”

“自七十年前开始,侞无心的元神便已隐隐有破茧重生之兆,师尊和众位师叔师伯唯有以大神通结大罗天法阵,锁住灵脉,镇压在此。六十年前师尊羽化之时,未将掌教之位传给你,只是因为你本性偏急,若将此隐秘压于你心中,你必定无法将你的圆满莲台法华诀修至大圆满境界。现今天下气运转化,战乱四起,尸骨遍野,天地灵脉之中污秽阴魔戾气转多,侞无心尽取其用,竟然凝成这幽冥血海,不时炼出这些幽冥血神子不说,还时时化出血魔分身,想要逃出封锁。玄垣师弟受此重伤,便是那日原天衣来袭之时,击杀侞无心乘机化出的血魔分身时,被血魔分身所伤。”

听凰无神缓缓说到这里,邪月微微的叹了一声,看着凰无神,“你便是因此,想乘原天衣法力转弱之时,夺取罗浮功法、法宝,好让我昆仑对付这血魔多上几分胜算?”

“皆是我错。”凰无神默然点头,“原天衣的空生灭海琉璃诀有所缺憾,修至琉璃不灭金身之时,便有十二个时辰法力衰竭,他为人太过孤傲,决计不肯为我昆仑所用,我又不能将血魔未灭的消息外露,本想让罗神将、珞仙、问天三人在他法力衰竭的十二个时辰之内,将他擒住。但我未料到原天衣竟然是隐隐跨出了最后一步,竟然是感觉出我昆仑要对付他,在他法力未到衰竭之时,主动杀上门来。”

说到此处,凰无神微微抬头,他双眼虽然紧闭,却似在看那天原天衣所站的虚空,如同在遥看原天衣那天的绝世芳华一般,“邪月师兄,你是断绝六识,未看到那天的原天衣。他那天….当真是芳华绝代,让人仰视。他挟天地之威而来,一路将气势提至巅峰,竟然是达到那无的境界,即便是我,单独与他为敌,亦不是他对手。罗神将显现身外化身与他一战,却败得一败涂地,自陷海底,问天和珞仙两人联手,尚且不敌,我乘九跋师兄出关,以斩三尸灭神箭对付他之时,用我的无色定大华轮才将之击败。问天剑意被挫,本命剑元威力下降一阶、珞仙师妹闭关、罗神将生死不知、九跋师兄被原天衣反击,元婴溃散,一身修为付诸东流,再加上大须弥正反九宫阵被破,我昆仑此次可以说是损失惨痛。更何况,天下魔道众蠢蠢欲动,竟似有人感知血魔身陷我昆仑之中,现在必将乘隙来犯,我昆仑实已到了极其危险的关头。”

“邪月师兄。”一直伫立在凰无神身侧的玄垣微微的叹了口气,“掌教如此做法,亦是因为感觉越来越无法压制得住幽冥血魔,和我们相商之后,才做出的决定,只是我们未曾想到,原天衣的修为,竟然到了如此的地步,早知如此,不若求助于他,或许还有些转机……。”

邪月蓦的苦笑,看着凰无神始终闭着的双眼,他便已然知道凰无神身上背负了多少的东西。数十年来对他的猜忌、不满,瞬间烟消云散。“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的话,就应将这灵脉和血魔血一起毁掉。但这侞无心却是不世枭雄,早已直指人心……若四百年前是换了自己,自己也决计狠不下心将这条灵脉毁去。失了这条灵气最足的灵脉,昆仑亦可能不复存在。谁又能知晓世间因果,堪破过去未来?”

让邪月更是苦笑的是,这百年来昆仑鼎盛,人才辈出,竟亦是因为昆仑灵脉灵气至纯,修行极快,便是他自己有现在此等修为,亦可以说是沾了侞无心的光。

这世间因果…谁又能真正说得清楚,又能谁能分辨对错?

“我需负责传经授道,昆仑后辈弟子中虽不乏惊才绝艳之辈,却终究修为不够。”凰无神将手中紧握的月牙般的转世月华法轮递给邪月,“我们十个师兄弟之中,莜无相师弟又修炼太上忘情**,断绝世间一切情愫,不问世事,现在能和青离一齐镇守这幽冥血池,护我昆仑的,便只有你一人了。”

邪月接过转世月华法轮,径直穿过浓浓的血雾,走向青离的身边,“必不负掌教所托,必不负昆仑!”衣衫褴褛的身影后传出的清冷的声音,却如同利刃一般杀伐果断!

上海市第八人民医院
武陟县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惠州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太原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