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别样滋味秀才诗

2019-03-16 13:18:19

别样滋味秀才诗

我收聚的《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全唐诗》、《清文汇》等总集,是我的材料库,不是经常翻阅,只是在寻觅我所要的材料时,我才会翻开这些书。每当查到我需求的材料后,心里快乐,精神又非常充分时,我常会不由自主地把书这页翻到那页,读上几首诗、几首词、几篇文章,这样的阅读,如吃零食——几粒南瓜子、几颗花生米,读完后,书香还久久地在齿间不散。在一个飘雪的下午,想查一查明清时的江阴诗人,有没有把当时的江阴的吃食写进诗里。我翻开了《江上诗抄》,可查阅了良久没有查到。心急是吃不了热粥的,合上书本时,心想今天读书不能一无所获,又不由自主地这一页翻到那一页。  翻到了夏翌凤,有他的一首诗。诗前有夏的小传:生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在道光三年(1823年)逝世。诸生,活了38岁。诸生,在读中学时,历史教员说是个秀才,其实诸生并非如历史教师说的那么简单。在明清时期,经过省的各级考试,录取入府州、县学的人,称生员,生员有增生、附生、禀生、例生等项目,统称诸生。没有功名,考入县学的人,就是秀才了。夏的小传上还说,夏翌凤的诗曾经流失,当编者(顾心求)去搜集他的诗时,夏的儿子在一堆故纸中,找出了唯有的一首《江韬生芦帘书屋歌》。江韬生是个乡村读书人,为了营造一个好的读书环境,用芦苇编成了帘子,用于遮挡炎炎烈日,希冀“他年破壁登天梯,玉兔金马衣金绨。”诗言志,这是夏翠凤等一切秀才们的一个幻想。  一部作者1028人,收诗16960首的《江上诗抄》,里边收有几秀才的几诗?翻了几卷,不少诗的作者没有小传,就只一个姓名。没有小传的简单引见,谁能晓得你生前是个举人,还是个秀才。我猜测,顾心求这部诗集时,不少诗人生前的事情,在死后不久,在后人的记忆中曾经丧失了,隔了几代的后人,问起他们的祖先,当然是查无所知的了。幸亏,还有不少的诗人,在他们的诗前能有三言两语的小传。读了小传,再读他的诗歌,诗和读者之间,仿佛是开了一个窗口,读者能直接从窗口里读出诗的景色。  还想读几个秀才的诗,翻开一页,翻到了一个举人。今天不读举人的诗。又翻开一页,翻到了一个进士。今天也不读进士的诗。第三次翻开时,翻到了诸生陈体文。“陶潜性爱菊,更与酒相投。”“酒以发真机,菊以称隐幽。”这是陈体文《杂诗》中的几句,有隐士的滋味。诗人把本人比作了陶渊明,钟情于酒和菊。陈体文少年时就进了县学,是个秀才了,可是屡试失利,他没有在这条可能终生走不到头的路上不断走下去,大觉大悟,放弃了应试。很可能他这个秀才的财力还是能够的,他对本人的住所环境很是考究,周围植竹种花,天天在竹下花丛“啸歌陶然”。陈秀才是个非常想得开的人,写了诗以后,诗稿随写随丢,幸得他的友人花周,珍藏了抄录了他的诗稿。当后来,陈秀才的诗结集出版了,他感激花周,诗集取名为《友录稿》。陈体文的诗写得清爽潇洒,“好花当名妓,南山即佳宾;但得一瓢酒,何时不是春。”(《偶题》)“坐看江流去,低头泪满衣;春申君墓上,开遍野蔷薇。”(《江上》)这一类有些伤感,有些忧伤的诗,放入大诗人李白、陆游的集中,是一点不会输给他们的。  又翻到了诸生赵曦明。“我本失意人,偏来如意寺。同行相视笑,如意今始无。”(《坐如意车》),这是一首富有人生哲理的诗,本人调侃本人,诗写得很淘气。赵曦明家庭贫穷,经常饿着肚皮读书。为人刚直,不会阿谀阿谀。一肚子的学问,不知他的八股文写得不合事宜,还是考官没有目光,屡试不第,功名总是离他很远。大学问家卢文-主讲暨阳书记时,与赵曦明非常投契。潜心汉学,好校书的卢文-,请赵曦明为他校注了陶渊明、徐陵、庚信,温庭筠、李商隐、罗隐等人的集子。他的校注,考据广博精当,大家以为是善本。赵曦明为卢文-作嫁衣裳外,本人还着有六十卷的《读书一得》、八卷《桑梓见闻录》。“直道通身节,虚怀四处心。朔风吹夜雪,松柏共清音”(《咏竹》);“才免隆冬雪夜侵,故将浓艳饰冰心;不因风递寒香过,疑是飞霞出武陵。”(《红梅》)这两首诗是赵曦明的自喻,松竹、红梅在风雪中,能见其刚毅浓艳。赵曦明活了83岁,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今天,也能算是个短命老人了。


微信癞子牛牛房卡充值
矩阵切换器
星力捕鱼游戏技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