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阳世鬼差 第十一章 阴阳调和

2019年12月31日 栏目:历史

阳世鬼差 第十一章 阴阳调和云山犹豫説:“在,不过师叔祖回来之后一直在闭关,恐怕无法见你。”我急不可耐道:“有没有説几时出关?我有要紧

阳世鬼差 第十一章 阴阳调和

云山犹豫説:“在,不过师叔祖回来之后一直在闭关,恐怕无法见你。”我急不可耐道:“有没有説几时出关?我有要紧的事情,麻烦帮我通报一声。”

云山还待説什么,就听得他身上传来一阵悠扬的轻音乐。在我诧异的目光中,他掏出口袋里的,跟我説了句抱歉,然后接通了走到一旁。

穿着僧衣的和尚拿着接,这种场景看起来有些滑稽。

等他挂了后,走过来对我笑了笑説:“你运气真好,师叔祖刚刚出关,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我説:“不是我运气好,怕是玄癫大师已经知道我来了,方才那个是玄癫大师打给你的?”

云山diǎn了diǎn头,説寺中知道师叔祖的人并不多,而我一般负责照顾师叔祖的生活起居。

唔,真是与时俱进,连着等佛家高人都用上现代科技了。

还是在那间房中,我如愿以偿的见到了玄癫,这和尚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就是瘦了一些,见到我后,他象征性的呼了声佛号,然后躺在床上跟我説:“xiǎo僧闭关之时,忽觉心中一阵异动,便知有客前来,却没想到会是你,这么急前来找xiǎo僧,是为何事?”

我急忙掏出玉佩,恳求道:“大师,我是为了之前那个鬼婴而来的,上次您让云山告诉我,取黄泉水,用栖凤枝可以救活他,不过晚辈愚钝,不知该如何使用,所以只好前来麻烦大师了。”

玄癫大师坐正了身子説:“原来是为这事,上次我替他净化戾气之时,便察觉到他将有一劫,或许从此消失于世间,不过好在遇到了你,嗯,将他招出来,我看看。”

我依言取出了玉佩,然后以气打开了其中限制,取出了xiǎo子晨。取出之后,我便是一阵惊慌,原来子晨的身子,在此时只剩下上半身,自腰部以下,都消失无踪了。

“再过些时日,便是有黄泉水,也无用了,算你来得早。”玄癫斜了我一眼,让我冷汗直冒。

“这法子其实也容易,以黄泉水喂食便可。”玄癫轻声説道。

呃?我十分疑惑:“就这么简单?”玄癫瞪了我一眼説:“你急什么,xiǎo僧还没説完,你应该知道,黄泉水其实就是魂,人最初之魂,也是自黄泉之中诞生,只是这黄泉水性极阴,可融魂亦可,如此便要以栖凤枝中来中和。”

“凤乃神兽,至刚至阳,二者既相生又相克。但,是否能够成功,还要看它的造化了。”

我惊了一下,説:“还有危险?几率大不大?”玄癫摇头晃脑的説:“这是自然,凡事有利皆有弊,你这是替它逆天夺取造化,违反天地之规则,会有所阻碍。”

他看我一脸的担心,又嘿嘿笑了两声説:“不过你不用担心,有xiǎo僧在,可化解十之七八,余下的谁也帮不上忙,只能靠他自己。”

我捧着xiǎo子晨,轻声对他説:“一定不要让撑过去。”我明知道这是无用的,但还是忍不住。

玄癫让我盘坐在蒲团上,将子晨放在他的一件僧袍之上。而他在我身旁,取出那盛放黄泉水的瓶子,一滴滴的滴在子晨身上,每滴一下,子晨的魂体就有所变化,渐渐地,他腰部以下的魂体开始慢慢再生,让我满是期望。

等子晨魂体完全恢复,玄癫端正了瓶子,取来栖凤枝,口中蠕动念念有词,听着像是经文,栖凤枝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在过了几分钟后,突然一声高昂的鸣叫,自冥冥之中,响彻在我脑海中,一阵清明。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栖风枝,这明明是雕刻之物,怎么还会叫?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凤突然展翅,僵硬的飞起来,绕着子晨不停的转动。

玄癫在这期间一直都在闭目念咒,我也不好打扰他,想来这凤能够活动也是因为他的原因,如果打断他很可能影响到子晨。

我静静地看着,那只凤在绕了几圈之后,就停留在子晨的正上方,然后突然一个俯冲直接冲向子晨。

我猛地一惊,想要阻止,手掌停留在半空又硬生生的收了回来。那只凤一头钻进子晨的魂体中,扑腾了两下,就消失不见,似是二者融为一体了。

子晨的魂体因此而发生变化,一半是红,一半是灰,红的一半散着逼人的热量,灰的则冰冷无比,如阴阳两重天。

玄癫此时出手,将子晨身下的僧袍卷了起来,将他掩盖在其内,在上面施了几个印。然后随手将栖凤枝丢给我説:“等等吧,能否成功皆看它能否过了今晚。”

我摸了摸完好无损的栖凤枝,发现那只凤还好好的在上面,只是感觉轻了不少,听他这么説,忙问道:“今晚会发生什么?”

玄癫伸了个懒腰説:“魂体的脱变,最容易吸引同类前来,不过有xiǎo僧在此,这不足为虑,他的劫难在于散魂重聚,若能熬得过,则成为一个身兼阴阳之气的新魂魄,熬不过则湮灭。”

原来这才是最关键的,我坐在旁边暗暗替他祈祷。玄癫踢了我一脚説:“别愣着了,你在旁边只会让他周围的阴阳之气不稳定,过来陪我喝酒。”

我赶紧起身退出数米,玄癫自床底下掏出来一瓶酒,跟我説是民国时代留下来的女儿红,今天见到我很开心,所以拿出一瓶与我畅饮。

但我根本没心思喝酒,只是硬着头皮陪他,不过喝了几口,我发现这酒还真是香,果然不是凡品。

带着几分醉意,我问他:“我明明那只凤进了子晨身体里,怎么还存在?”

玄癫哼哼了两声説:“你这道行还是太浅,真假都分不出来,这栖凤枝本是道家一位高人,以气刻出来的,其精华自然在气上,你看到的那只凤,就是那人所留下的气,经历了那么久,吸收五行之火,所以至刚至阳,不过失去了气,现在这东西已经变成凡品了。”

我diǎn了diǎn头,原来如此。

夜幕降临的时候,玄癫已经烂碎如泥,沉沉睡去,鼾声如雷。这样看来,怎么都不像个大师,还好我知道他的本事,在他有规律的鼾声中,也朦胧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刺骨的寒意给惊醒,迷迷糊糊中,就见到玄癫肃然盘坐在蒲团上,单手立于胸前,发出低沉的经声。

嘭嘭,门外传来异响,我转头望去,接着微弱的灯光看到有不少人影在门外徘徊、我顿时凛然,只顾着睡了,差diǎn忘了大事,还好有玄癫在。

我起身想要靠近玄癫,没走两步就觉得越来越冷,定睛看了一眼,才发现玄癫身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见此,我瞬间明了,这寒意来自于子晨。

玄癫佛法精深,可以扛得住,我可不行,站在几米外不敢再过去。外面不时传来几声哀怨的叫声,显得特别凄凉,但就是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随着玄癫的经咒,房间的气温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可过了一段时间,又变得很热,来源亦是子晨,这是阴阳之气在作怪。

哒哒

温度热的让我烦躁,就连木质的地板都发出异响,我向子晨那里看来一眼,忽然发现那僧袍竟在颤抖着,这让我务必担心,应该是到了关键时刻。

"当知是等于未来世百千亿劫不堕恶道,是大涅槃。亦复如是。若有众生一经耳者却后七劫不堕恶道。若有书写读诵解説思惟其义……”玄癫的身音也在此时突地放大,一字一句如有魔力,让人心里安宁。

我听得脑中空明,暂时缓解了情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玄癫的经声戛然而止,而是一生低沉的喝斥:“孽畜,佛家之地岂容放肆。”

説罢他抬手捏了一印隔空打出,我回头一看,就见到一个黑影随之遁走,伴着不甘与惊恐的怒吼。

玄癫吐了口气,站起身来,我快步走上去希冀问道:“大师,如何了?”

玄癫説:“还算成功,只是xiǎo僧未曾料到,这栖凤枝中的五行之火曾经开启过,以至于阳气不足,距离魂上之魂还差一些。”

我不太关心这个,只是听到成功两字,就吐了口气,放松了许多,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説吧。

玄癫又道:“虽然成功,但他现在还处于融合期,不可受到伤害,你将他收好,待二十一天之后,自会苏醒。”

説完,玄癫弯身将僧袍打开,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如瓷娃娃般的xiǎo子晨,他现在不是魂体那种虚幻的状态,而真正像是一个人,我激动无比,将他抱起,触手竟有余温,实在不可思议。

魂乃阴xing之体,所以没有温度,而子晨吸收了五形之火,阴阳调和,因此才有了温度,这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説明他以后白天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出来活动。

我甚至在想,是不是真将他当成个人,还可以送到学校学习一下,不过这个想法随即又被我否定了,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崇义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海军烟台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镇江白癜风专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