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Doodle五人组一个Google中的另

2019年03月09日 栏目:历史

导读:这是一篇团队解密文章,相信每一位读者都对Doodle团队有着极大的求知欲,因此本文将原封不动的呈现给各位读者,原文出自《经济观察报》。

导读:这是一篇团队解密文章,相信每一位读者都对Doodle团队有着极大的求知欲,因此本文将原封不动的呈现给各位读者,原文出自《经济观察报》。

Ryan有些吃惊,包括他的团队——四名同样具有极客精神的Google设计师。

这一切源自于他们在奥运期间设计的三款游戏:百米跨栏、投篮、皮划艇,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看看这几天在Facebook上有多少人在推荐这款游戏吧,“嗨,它们带来的流量或许能超过雅虎。”一位友如此打趣道。

说来简单,他们只是把这些动态的游戏去代替Google的Logo放在首页上。想必大家再熟悉不过,这是Google里极其特殊的一个团队——Doodle,Ryan就是其余四个设计师的头儿,他们的任务便是替Google“设计”Logo。

其实这已经不是次了。2010年的那个“吃豆人”游戏甚至重塑了经典,有机构事后专门做了统计:上班族当天在这款游戏上“浪费”的时间导致了至少1.2亿美元的生产力损失。

Ryan每每提到这件事,都觉得不可思议。但让外界不可思议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甚至在创造着Google差异化的团队,的褒奖不过是总部决定专门为这款游戏保留一个页。

但因为Google给Doodle定了一个死规矩——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广告,Google单独为其提供预算。所以即便是听上去很酷的创意也会被上头否决了,有一次为了绘制逼真的彩蛋,他们曾向公司申请购买一个真的彩蛋作为模型,但“不出所料”地被公司预算人员拒绝了。“预算不会很多,所以很多事情,要尽可能节省。”Ryan说。

瞧瞧这群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吧!

Willie Roal擅长儿童画,他制作的“火鸡变豆腐”的涂鸦曾经大受好评。“至于为什么会想到要把可爱的火鸡变成豆腐?那是因为我们是素食主义者,我们也在用这个涂鸦向更多人呼吁,尽量用豆腐替代肉食。”Ryan看上去像是在开玩笑。

Jennifer是一个迷恋古典艺术的姑娘,她以笔法细腻、精致见长。在没有得到理想的真彩蛋之后,她依然创造出了在色彩和光泽上几乎可以乱真的六个彩蛋,那一次是为了纪念俄国皇室彩蛋珠宝工艺大师彼得·卡尔·法贝的诞辰。

Ryan自己则是地道的纽约帕森设计学院及尤金·郎学院的科班生,在插图和创意写作上颇有建树。他的得意之作便是在电吉他大师Les Paul的诞辰日,他做出的可互动弹奏的吉他仅在美国就被用户创作出了4000多万首歌。

他们的创作早就过了1000个,虽然总部并没有给这个特殊的团队设定KPI指标,但他们还算高产。每年会有200~250个Doodle产生,平均每个人要做50个。Ryan是个相当民主的管理者,也难怪,和这样一群天马行空的艺术家们一起工作,的管理便是不管理。

任何一个选题的产生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灵感来自于不同的方面,但是我们团队里每一个成员的兴趣爱好都非常不一样,且非常广泛,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有了想法之后会在一起头脑风暴,一起做出选择。”Ryan说,“我们反而更注重创意本身,毕竟很多选题本身就是存在的,所以我们一直问自己的问题就是到底用什么方法能够的呈现所要庆祝的主题。”

逐渐地,Doodle成了内部“国际化”的议题之一,几乎全球的Googler都乐衷于给他们提供选题,这甚至造成了他们的困惑。比如六一既是国际儿童节,又是梦露的生日,该如何选择?“我想他们更喜欢喜洋洋和灰太狼吧!”Ryan笑称。不过在那一天,Doodle的主题是一辆由Google六个字母组成窗户的大巴车。它的作者是一名中国的残障儿童,他在每年举行一次的Doodle4 Google的比赛中获胜。这项比赛旨在鼓励孩子发挥想象力,设计自己心目中的Doodle。

如今的Doodle已不像早期的那样简单。当初,Dennis几乎是一个人在做所有的工作,熬夜给世界杯的32支球队设计各自的Logo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但现在,一些重要的选题都会由团队共同完成,且形式越来越多样。这甚至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尤其是利用新技术制作出来的各种互动型Doodle。

Ryan曾经为了纪念电子音乐教父Robert Moog,设计了一个可演奏的音乐合成器,用户可以用鼠标各种音效,这个项目就花了一白天的时间。而在纪念卓别林122周年诞辰时,Ryan的团队煞有介事地拍摄了一部卓别林风格的默片,并以谷歌的六个字母做了个巧妙的结尾。

其实,Doodle的诞生充其量算是创始人佩奇和布林的一个好玩的实验。1998年,他俩要去内华达沙漠参加火人艺术节。为了告诉用户他们外出旅行,公司“暂停歇业”,两位极客在Google第二个“o”上画了一个高举双手的单线条人。

这引起了部分员工的反对,他们认为统一的标示是一家公司成功的前提,但这反而提升佩奇对变换Logo设计的兴趣。于是,他让Dennis这个当时团队里一个拥有计算机和设计双学位的员工去试试。

这样的一个基因决定着Doodle在Google这个巨型商业机器里,永远会是个异类。“别揣测我们为此获得了多大的经济收益,公司只会给我们能吃饱的面包而已。”Ryan笑着说,

Doodle五人组一个Google中的另

“我们存在的原因,就是为络科技带去一点快乐。”

如今,这群“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们也有了自己的粉丝。越来越多的友热衷于搜集各国的Doodle,这实在是个接触异国文化的的途径。

而Google也看到了这些需求,它开始把所有的Doodle放在一个页里,不断更新。不久前,它还推出了Doodle上商店,此前只有在总部员工商店才能获得的Doodle纪念品,粉丝现在都可以从这个商店里买到。商店里有自2000年以来的所有Doodle制作成的T恤、卡片、海报、汽车贴纸、马克杯、邮票以及其他一些纪念品。

Ryan喜欢现在的工作状态,这能让他时刻保持着快乐和童真,而且能影响越来越多的人。“我不会有压力,也不会看别人在做什么。我们全部的关注点是希望尽力为用户带来更加具有创造性的作品,而且尽可能地呈现轻松、快乐以及更加漂亮的艺术作品。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再加上一些的络技术,所以我们自己要关注的内容已经非常多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