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恐怖广播 百一十七章 进阶,高级听众!(5)

2019年10月11日 栏目:教育

恐怖广播 百一十七章 进阶,高级听众!(5)孙海打开了门,门后面,没有看见雷先生的身影,也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之前被强行扫地出门的听众

恐怖广播 百一十七章 进阶,高级听众!(5)

孙海打开了门,门后面,没有看见雷先生的身影,也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之前被强行扫地出门的听众,甚至,连那个过道都没有;

面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是老北京路的街道,卖凉茶卖水果的两个摊位就对着门口,而这扇门,门里是七天酒店的房门,还贴着消防通道示意图,门外则是破旧的木板,上面还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公厕”。

“这…………”

孙海张大了嘴,此时,他身上不断飞溅出来的血水以及来自灵魂内心深处的折磨都已经无法再引起他丝毫注意了,

因为他整个人已经绝望了。

本来已经站在云端的他,在刹那间摔入了深渊,在这种大起大落之下,哪怕是听众的超强心理素质,也真的很难承受的住吧。

其实,就算这个节点真的提前崩溃了,但已经卸掉了一大部分体内狂暴亡灵力量的孙海,完全可以再撑一把赌赌运气,因为自己已经几乎完成晋升了,只要一步再咬咬牙,成功晋级的概率在五成以上,甚至还会再高一些;

但似乎是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几乎成为高级听众了,孙海的心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不敢去赌了,以前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则是有点千金之子不坐垂堂的意思。

他觉得去找雷先生是更为理智也是更为保险的一个做法,因为他现在已经勉强可以算是一个高级听众了,和雷先生同处于一个层面了,雷先生应该会帮自己,有雷先生的帮助,自己大概会有九成以上的概率成功走完一步。

所以他主动停下了晋升,所以他忍受着被体内力量反噬的折磨去打开了门。

梦想很丰满,现实却是如此的骨感,打开门,看见外面的情景时,孙海整颗心,都已经完全凉了下去。

他自己亲手点燃了炸药包,但自己却傻乎乎地又从本来还算安全的位置主动跑过来将炸药包重新抱在了怀里。

他死定了,

是的

死定了。

孙海的嘴唇有些泛白,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自己本来一直是占着优势的,哪怕雷先生之前不允许自己进入233房间,但自己还是在梦比斯的帮助下进来了,然后开始了进阶,虽然那个器灵展现出了很难缠的力量,甚至一度将自己压迫到很尴尬几乎绝望的境地,但自己还是能够感知到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自己已经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继续顶上去。

再加上还有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听众一脚踹在了那个器灵的脸上,那个器灵施加在自己四周跟自己僵持的力量在被踹了一脚之后直接消失,自己几乎已经完成了进阶,就差那一步!

但随着环境的变化,自己在即将成功的时候,却忽然害怕了,忽然求稳了,

这是晋升高级听众的大忌。

解禀曾说过,晋升高级听众,需要有大魄力大勇气,而在刚才,孙海怂了,也怕了,所以,他完了。

苏白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其实,这个节点已经真的快到崩溃边缘了,自己之前烟头丢在了床单上都没有出现任何变化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这个节点,已经虚弱到无法进行更细腻细节处理的地步了。

而之前苏白自己曾亲自从街上偷过一杯凉茶,品尝过凉茶的味道,所以知道这个节点本来可以将细节细化到何种可怕的地步。

现在,

已经不行了,

但不行的,似乎不是那块金子,而是这位次见面的听众。

他的身上骨节正在不停地发出着脆响,皮肉也在慢慢地衰败下去,额头泛青,目光也开始逐渐涣散,

这位几乎成功踏入高级听众层次的听众,此时已经走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他要死了。

不是死在故事世界里,也不是死在绞杀之中,而是死在成功前的黎明,这是讽刺的死法,也是窝囊的一个死法,

他被骗了,被一个简简单单的幻术给骗了,他本来不至于此,能走到这一步可以冲击高级听众境界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和愚蠢?

但多种的巧合以及当时特定的环境,造就了这样子的一个结果,他被骗了。

苏白甚至在心里想着,如果这个听众死后立个墓碑,上面是不是该写一下“死于被骗”?

唇亡齿寒的道理,苏白当然懂,但听众间的关系,尤其还是陌生听众之间的关系,自然谈不上多融洽,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多一些。

孙海慢慢地跪伏了下来,他艰难地抬着头,看着苏白,目光有些复杂。

不过他的目光,苏白能读懂,自己是帮了他,但你别想让一个即将死去的人还心心念念地还你这个人情,或者让他把本命武器送给你当的报答,他只会在心底埋怨你,埋怨你刚刚为什么出脚,如果按照正常流程对抗走,他不一定会受骗。

事实确实如此,虽然苏白一脚踹中了轮椅青年的脸,但也算是间接导致了孙海被欺骗自己终止了晋升的节奏。

他有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人在临死前,总是带着很大的怨念的,当然,那种安乐死或者是老死床榻的人可以当作例外排除。

苏白耸耸肩,有些无奈道,“你自己蠢,别甩锅。”

苏白说的是实话,但这个时候,实话却伤人,自己在局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怂了,人家跟你对抗这么久你还一直咬着牙坚持着在晋升,但竟然还是在无抵抗无压力的情况下自己中断了晋升,说是自寻死路,毫不为过。

孙海的胸口一阵剧烈起伏,他想骂人,但已经骂不出来了,他的灵魂即将被灼烧殆尽,他的身体也将完全崩溃,反噬的力量不会放过他。

当孙海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后,一缕青烟自其头顶位置升腾而起,那是化作青烟的灵魂,以这种方式死亡,真的是莫大的痛苦。

随后,身体也将崩溃,但这具身体却仿佛是在刹那间被按下了“静止”键。

“咔嚓”

另一侧的墙壁开始崩塌下来,一张轮椅慢慢地进来,轮椅上坐着的,不再是青年了,而是一个发须皆白且脸上长满了黄褐色斑点的老叟。

嗯,对方的左脸位置,那凹陷下去的脚印痕迹,还很清晰。

“呵呵。”

老叟笑了笑,

人虽然老了,但还是能够看出来,他其实就是那个轮椅青年,显然,双方的这场僵持大战,是他笑到了,但他也是付出了太多太多,眼下的白发苍苍显然不是为了故意戏弄苏白跟胖子两个人而变化出来的。

老,意味着暮年,也意味着一种衰朽,这块曾经补过传国玉玺的金子,现在也已经逐渐失去光泽了。

胖子将烟头掐灭,站在苏白身边,看了看苏白又看了看轮椅上的老叟,,又看了看那个被定住的已经死去的孙海的尸体。

被定住,肯定是有深意的。

这一点,胖子比苏白看得更清楚,因为胖子心里,还住着一位公主。

“他死了。”老叟叹息道,“我也快了,但我觉得还能再拖个几十年,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他输了,我赢了,对吧?

他的身体里,还蕴藏着一股力量,同时还有他晋升之后没有消散的那个阶位的气息,只要我乐意,可以帮助你们之中的一个来一次跟他一样的突破,他想拿我当垫脚石,那我就把他当垫脚石送出去,很公平,是吧?”

老叟似乎没来计较苏白之前对自己的那一脚,而是慢慢地搓动着轮椅来到了胖子面前,苍老枯瘦的手搭在了胖子的肚子上,

“她应该之前拼命叫你对我出手吧?她这种人,见不得自己的家奴对自己不敬,呵呵。”

胖子点了点头,同时内心之中涌现出一抹激动之情,苏白这不在自己计算之中的一脚,似乎将结果,真的踹偏了,自己没出手,甚至在公主残魂拼命鼓动之下他也没出手,在这应该是很坐好的吧,额,至少跟旁边那个一脚踹人家脸上的相比,已经很拔高了吧。

“唉。”老叟有些伤感,“你知道么,帮忙晋升的代价,是失去原本可以继续苟延残喘的几十年时间,直接尘归尘土归土。”

胖子舔了舔嘴唇,“那您辛苦了。”在这个时候,哪怕油嘴滑舌如胖子也清楚多说多错的道理。

“所以,你好好准备一下吧。”老叟说道。

“嗯,好。”胖子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自己不喜形于色,没办法,面对晋升高级听众的诱、惑,没多少人能把持得住。

“你应什么,我是叫他准备。”老叟伸手,指了指苏白,“呵呵,直到那一脚下来,我才清楚过来为什么我每几年都要无聊到开放节点让外人进来,其实,我内心中也是想着早点结束自己这无聊且没意义的一生吧。”

“………………”胖子。

成都精索静脉曲张治疗医院那个好
哈尔滨治阴道炎什么方法好
昆明哪家看盆腔炎好
上饶专治前列腺增生的男科医院
郑州治白癜风的医院地址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